Rinko_凛子_子诹

是呼吸凝结成云,转身向山海走去。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林秦】[Atypia]非典型(4)

三千字短更。非典型,里面设定全是非典型。
绝对林秦主义,秦A林O.别踩雷。
(3)
(2)(3)(4)章头句都是歌,一定要当做bgm听啊!本章是昀妹妹微博16.09.22的推歌。可能不是很好找,张悬的,但是很好听。
有私设。不怎么忠犬的队长和极微量傲娇的科长。

[Atypia]非典型(4)

文/Rinko子诹

sta.

像是光与眼睛,疤痕与曾经,它们紧紧相依。

——《不灭》

秦明站在厨房里一直没有动。而林涛离开了多久他已经忘记了,或许是几分钟,或许是几小时。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是应当怎样去描述。

就在刚才,他和林涛之间陷入了无边的沉默。没什么好欢庆的,也不知怎么捋顺心中的乱麻。

在林涛分化的这个认知刚刚蹦出脑海时,不得不承认他是有一瞬间开心的。那是仅仅是能够和爱人分享同一份气味的小小幸福感。

但是还没来得及弯起嘴角,就对上林涛黯然表情下的进退两难。

他自知是一个Alpha,倘若林涛也是Alpha,那就是昭示着未来逼不得已的远离。同性相斥是难免的,长久非普通的相处会尤其让男性Alpha难以忍受,总会觉得有另一个气味在不断撞击着你的尊严,以一种欲为领导者的身份。

事实上,另一种分化结果的确很有效避免了这层生理层面的排斥,AO相处在不论谁的眼中都是天经地义。

可是秦明犯难。完全无关于私生活的究竟,他排斥自己作为一个Alpha与Omega结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从幼年时期埋下的思想桎梏之种和恨意早已无法抑制地生根发芽。

太过于惧怕一种轻轻一触碰就能够牵扯到生命存在于否的情感。他总觉得情感是不需要有东西去叠加的,不管是什么。就像自己说的同行结合失败率,就是因为有了共同的工作,那不是共同语言,久而久之那只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少以前和林涛交往,两个人因为彼此毫无生理上的牵绊,所以一切都极大程度地简化了,不管是上床也好还是日常的调侃也好。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秦明冷峻着一张脸打开了厨房的窗户。昨夜带着泥土腥气的风雨味道扑面而来,冲散了在房间内汹涌的林涛的信息素味道。

是醉人的酒味,是苏格兰的Macallan,是纯纯朴朴的基本款,是不必多言的粗犷摩托和刺鼻香烟的最佳伴侣。

在缓慢的思维运转中,他伸手把林涛拿下的咖啡罐回归到原位。靠在水池边,看着大通房之间用暗色窗帘做出的格挡——将住所能够格成家的东西。

他喝下应该是林涛学着模样做的略有沉淀的凉咖啡,皱起眉头。不知到底是为了那一丝感受而蹙。

“……可以拆了。”

秦明收紧手指,咬住下唇抬起头最后深吸一口气,捕捉住冷风里最后隐约的味道。

然后把杯子扔进水槽里。

这是第一次林涛彻彻底底觉得秦明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他从秦明家出来时什么都没管,直接拆了烟盒,点上。说分化与否那都是自己的事情,作为一个刑警队长分化成Omega,这种事情已经很够烦心的了。但是他完全没有不接受,老天爷给你安排什么角色都是有道理的,这可不是努力就够来的。

再者说,Omega让他嗅觉和听力都有大幅度优化,办案也许会更方便。况且由于长时间和两个Alpha打交道,现在林涛控制信息素的能力也不错。

“市医院。”林涛现在路边招呼了一辆计程车,把还未燃到烟蒂的烟熄灭,侧身跨步进入车里。

他不是不知道秦明恐惧这个。想到这里林涛还是想嘲笑秦明,到底是谁才是那个前夜里做到脱力倒头就睡的。也不知道是谁在牵绊谁。

同时林涛也觉得特别稀奇,自己已经错过了分化的时期,这种突然爆窜出来的,至少在自己认识的分化者里是闻所未闻的。而且听说第一次分化是有很严重的情动期,但是林涛现在觉得自己神清气爽,没有任何Omega该有的反应。

现在林涛去医院就两件事,一是查一查自己的分化延迟和反应缺失到底是什么导致的,二是,林涛提起嘴角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牙印,也许需要接种狂犬疫苗。

这么想着,司机突然刹了车。林涛也被闪了一下。

司机骂骂咧咧打开车门下了车,朝远处看了看,却立刻又钻回车里。

“师傅,前面什么情况?”

“我听别人说是前面十字路口有个歹徒用刀劫持了一个小姑娘……!”

林涛一听,作为刑警的灵魂就大声叫嚣起来。迅速给了司机车费就拉开门跑去。

林涛一边往前挤一边给两旁路人道歉。所有车辆都停着,大都熄灭了引擎,没有一个人敢鸣笛。

林涛努力去听周围人们的讨论,分析目前的情况。应该是歹徒原本只是要抢劫这个路过女孩的包,却没想从周围人的话得知这女孩是龙番一个房地产商的女儿,就想要谋取更多。

这会儿商人还没有到场,像是犹犹豫豫要不要把巨额的钱给歹徒。歹徒担心商人在拖延时间,便向四周的路人扬言自己是Alpha,一旦觉察到有警察靠近就立刻杀了女孩。这话一出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林涛已经摸索到了第一排,距离十米左右,那的确是个Alpha,大概比自己矮一些,就凭他那种因为控制不好而乱七八糟的类似烤大腰子味的信息素就能知道。林涛内心嘲笑,这种能耐,以为自己是个Alpha就能抢遍天下的思想也是愚蠢至极。还有,现在流行Alpha比Omega矮吗?

而那个女孩,看脸应该是自己前女友“宝宝”最好的闺蜜。

二话不说,举起双手就小步往里走。

显然那个女孩子也认识自己,开始哭着大声呼救。这倒是添了不少方便。

“谁?!”歹徒架的刀又收紧了几分。女孩更大声哭起来。

好在林涛天生一副温柔嗓子。

“别、别杀我老婆!”

歹徒面露怀疑。

“涛……!涛……救我!”那女孩子还挺配合。

“你别杀她!她是我妻子!她的家产以后是传给我的!不是她!”

这话似乎立刻奏效,可以很快让歹徒把目标转移到自己身上。

“你是警察?!”

林涛心里一跳,咽了咽唾沫。豁出去了。

林涛慢慢输散自己的信息素。他听到周围有人小声惊呼,也看出了歹徒脸上露出惊讶和喜悦的神色。

“现在相信了吗?你让我老婆下来,你劫持我行不行!我岳父一会儿就把钱给你送来!”

信息素不会骗人,林涛努力摆出一副文绉绉的弱鸡样子不断靠近。

林涛看着女孩子小步往安全的范围走,心里放下了石头。

“好,现在才是美人在怀了——”

刀刃刮在自己的脖颈上,歹徒反而不断往自己颈后嗅,林涛不得不蹲下点身,这搞得林涛非常恼火。他现在有能力直接把这个人揍趴下,但是他得等有刑警队的来接应才能动手。

“哦哟——不是有老婆嘛,你这蹄子还出去泡男人……?”

林涛听到耳后的男人嬉笑着这么说,怕是看到秦明的牙印了。

“等爷爷有了钱,约你男人出来咱们三个一……”

话还没说完林涛直接反手扳住歹徒手腕,力度之大让歹徒直接丢了匕首。疼的嗷嗷大叫。今天放假林涛没带手铐,只好用自己的力量压住。

处在一种极度恶心的侮辱里,林涛还是专心搜寻着队友的身影。刚才是闻到了不断接近的柠檬的味道。他在赌那是李大宝。倘若有大宝这个帮手在,两个人把这个歹徒送进局里吃牢饭就是板上钉钉了。

“林涛!”李大宝的叫喊声提醒着周围的便衣民警可以行动了。

而林涛闻到那烤大腰子有一瞬间起伏,突然间脑子白了几秒,就感觉大腿外侧一凉,涌起疼痛。

而歹徒手里举着血淋淋的多半节裁纸刀。

幸运的是,还没等这歹徒笑完,就已经被前来的警察扣上手铐。

林涛往旁边一歪就躺下了,创口不大,但是刀片还残存在肌肉里,裤子血染了一大片,让林涛动弹一下就疼。

李大宝迅速招呼周围的人把林涛搬到就近的诊所去,自己用物证袋把地上的匕首和裁纸刀收集起来也立刻跑到诊所去,紧接着就是气喘吁吁找诊所要来了一套工具。

“涛涛,刚才那个歹徒他绑了个Omega?不是我说,咱俩还真心有灵犀啊,我就在附近逛街你知道吗?”大宝在消毒时才把呼吸喘匀。

“这不就是知道咱们宝哥来了我才动手的嘛…!”

知道自己来了?他怎么知道的?

大宝刚想回头问就被呛人的酒味吓了一跳,按道理Omega的味道不会在非亲密接触的人身上停留太久。

“林涛你……?”大宝犹犹豫豫剪开林涛的牛仔裤布料。

少量血液已经干了,粘结在肌肉上扯得林涛一阵一阵疼,只好忍着咬牙摆了个秦明摊手。

“……没,味道挺好闻的,”大宝举着镊子准备取刀片,突然笑一下,“情况紧急,宝哥屈尊给你个手术套餐?”

林涛也跟着噗嗤一声,“不要你,我要找老……”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笑容僵在脸上。

“好,取吧。”

tbc.

那个苏格兰的Macallan是威士忌的名字,的的以前做一个杂志访谈时谈到最喜欢的威士忌是这个品牌的基本款。

【林秦】[Atypia]非典型(3)

一天双更。一条学步游船。缺少ABO的感觉是我的错。揭露涛涛的结果。
题目是《非典型》,一切都是非典型。林秦,别踩雷。
剧版同人,拒绝上升真人。

走(3)

摸的的。国庆快乐。

【林秦】[Atypia]非典型(2)

abo
设定。老秦是alpha预警!
大家国庆快乐。只有一点儿,写完挺早的了,一直没网。

非典型(1)(3)

[Atypia]非典型(2)

文/子诹Rinko

sta.

记得我曾身藏利刃,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夜里十一点四十二分。龙番市笼罩在一场瓢泼大雨里,大风,无雷。

    豆大的雨珠被风卷刮着轮番敲落在每家每户的窗玻璃上,发出急躁且接连不断的嗡响。

    秦明正握着油笔坐在书桌前落笔写下结案总结的最后一个字。

    明明只差一个圆润的标点符号就能合笔完美结束一日的工作,门好巧不巧地咚咚敲起来。

    他稍回头隔窗向外看了看,不远处的路灯在稠密的雨丝里堪堪只有一个黯淡的光圈。油笔在手指间无目地转过两周,秦明决定随意划上一个点符结束。笔帽都来不及盖,便不假思索起身去开大门。秦明笃定地直接旋转把手,连猫眼都没舍得看。

    “这个时间和天气,林队长大驾光临是来给我取病的吗?”

    防盗门还没有完全打开,秦明的话语已经飞快窜出门去。但是似乎没等传到林涛耳朵里,声音就已经完全融入扑面而来的哗啦啦的雨声里消失殆尽了。

    林涛把雨伞支在门口的屋檐下,伞尖已经聚了一小摊水。他直接侧身避开门口挡路的秦明钻进房间换鞋。

    “你不是都治好了雨天过敏,我还怎么给你取病?”

    “钥匙呢?”

    “这不是没带嘛——”

    林涛怯生生的笑,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上的雨水嗒嗒掉落在地板上,同时他裹挟的雨腥气味进入鼻腔。这一系列事情让秦科长的眉心之间凹陷更深。

    “下次就出去。”秦明伸手把门锁住,转过保险档,又挂上防盗链。

    林涛已经伸直一双大长腿舒舒服服陷在沙发里了,眯起眼睛看着秦明一副“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架式,忍不住笑出声:“不是我说你啊老秦,你这儿地方——啊,除了满天满地非人类的书,就只剩下那边一个骷髅保安。到底得多想不开,来这儿偷?”说着手指还到处指点。

    今天的林涛非常有个性,好的。

    “请。”说着秦明面对林涛提着嘴角堆起一个弧度很小的假笑,没有任何恼火情绪地抬手就要解开一分钟前对门锁的重重保护。

    “别别别,老秦,你看你,还真不嫌麻烦的,”林涛明白形势有变,瞬间更换了一分钟前的烂泥坐姿。起身坐得腰挺背直,两手齐齐放在膝盖上,一套人民公仆开会的标准动作,“但是你这儿真没什么可偷的啊?”

    “有,”秦明转过去背对着林涛抬起手腕把腕表冲着身后的人一晃,“至少从此刻的表盘结果显示,这个时间能偷的,可以是,”秦明收回胳膊站直,不去看沙发上的人,双手一摊,“情。”

    “啊?”林涛几秒后方才豁然开朗,一时间只得鄙夷地看着秦明,欲言又止,止又欲言。

    秦明很明显拒绝给他多说话的机会,随意拔拉几下头发径直走过去按下电视按钮。顿时蓝莹莹的初始加载光充斥着整个房间。

    “哎呀,宝宝,秦宝宝,”林涛见秦明有点放松攻击态度的苗头就立刻凑上去放软剑往人心口上捅,“我这不是心疼你嘛,我来早了光看电视多不好意思。你工作总结又没写完,我在这边休息岂不是顶风作案?”

    “那你就应该早点来我办公室,直接帮我写了。”对前两种称呼已经听到耳朵起茧子的秦明没有被甜言蜜语蛊惑,思路清晰地讨伐林涛。

    林涛大概只听了“早点来我办公室”,脸上的表情相当暧昧。

    不过他依旧细致地觉察到对方没有回书桌的动作,猜测秦明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不由得打心底给自己鼓三分钟掌,根据规律估算的结果没出问题,夜猫子老秦会在雨天的12点之前完成记录。

    只有不打扰老秦的工作才能被认为是好男友。

    当然,林涛没告诉秦明这个才是自己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的真正意图。

    这你在那头我在这头,中间是一个薄薄的门板的三十分钟尽管无聊透顶,但是他连烟都不敢抽。

    上次一个人站在同样门口看着暴雨抽烟的情景历历在目,那个晚上他亲手为爱人带上手铐。本以为秦明会就此翻脸,却没想到他只说了一句“做的不错”。

    这让林涛噩梦连连,直到池子案尘埃落定,秦颂案得以昭雪,他梦里肆虐的雨声才渐渐小了。

    再者,林涛也怕秦明凭靠敏锐的嗅觉闻出点什么端倪,以此为由将自己扫地出门。

    电视加载了半天最后只剩下一个绿色框住的“无信号”在满屏幕乱跳。

    林涛早已把塑料袋里啖牙的零食尽数拿了出来,甚至开了啤酒已经灌下去两口,却见电视信号如此不给面子。

    就又向秦明方向靠近一些:“老秦你看,天公不作美,电视也没出息,那……”

    话还没说完,秦明就用手中遥控器抵住了林涛的嘴巴,又在人眼前晃了晃。

    “别急。”

    林涛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强迫秦明给家里接了网络电视,只是不经常用。

    好气啊,但是还得保持微笑。

    秦明有些生疏地调换了信号源,网络电视的页面显示出来。

    林涛见历史播放里俨然出现《不死法医》,觉得有点好笑。

    “你平时还有时间看这个?三管生活(来自原作:法医外勤多,住在旅馆吃在饭馆工作在殡仪馆)还没享受够?”

    “李大宝上次来做衣服的时候看的,历史记录没清理。”

    林涛点头,长叹一口气向后仰面倒下用了很大力气才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躺进沙发里。

    不由得撇撇嘴,皱着眉头心里埋怨正是因为秦明工作忙,很少有机会坐沙发,家里又从来不会客,垫子和刚买来是一样的硬,完全没有点人气儿。

    都怪老秦。但是林涛没说。

    秦明不自觉暗暗观察林涛不爽的表情,心里硌噔一声。脑子里飞快回顾了一下自己刚脱口而出的话,总之现在听起来似乎是满足了一些引起歧义的条件。

    “她量完尺寸就离开了。”秦明没去关注林涛,看起来专心致志地在纪录片目录中浏览,却冷不丁没头没脑地补了这么一句。

    气氛有点尴尬,但这次林涛倒是瞬间明白了。

    哦,我们家老秦原来是怕我听见宝哥的拜访心里难受。

    于是他美滋滋地夺过秦明握住的遥控器,亲吻那双骨节分明、灵活有力的手。

    纵然这种桥段放在电视里可以说是既纯情又矫情,但是放在看对眼的人身上可是一点没不妥气氛,反而这种似透未透的肌肤之亲甜腻得像能使空气沥干水分,让人分外口干舌燥。
 

  tbc.

HP paro.
给老秦多进蛇院多是我私心。
夹在格兰芬多里的老秦:mmp
打个林秦tag,有太太愿意写写HPparo吗(。)

【林秦】[Atypia]非典型(1)

绝对林秦主义.放飞自我的文字表达.我居然会写标准甜文了,暴风哭泣.
非典型ABO,看腻了老秦O,我偏偏写老秦A.
涛涛我们下次再说吧(。)
2500字,原剧剧情引用.可独立成小甜饼,给自己补不完找个理由.

拒绝上升真人.
剧版同人,林秦属于彼此,故事属于我.
非典型(2)

[Atypia]非典型(1)

文/子诹Rinko

相爱时突破生活重围的幻术,是虚拟的内心出发和抵达。
——《春宴》

sta.

“给你来个腿吗?”

李大宝兴冲冲地用汤勺往自己的饭碗里舀了一个鸡翅,抬头就是字面意思的慰问领导。

秦明一味只是手指平稳拿着汤勺,抬起眼皮赏赐给李大宝一段长久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凝视,让李大宝有点心惊胆战。

“得,那一会儿就给林涛留着吧。”李大宝撇撇嘴,眼巴巴瞅着自己把原本已经如鱼在网的鸡腿放回汤里。

恶心,真正恶心。李大宝已经当了整整一年的Alpha,秦明至少是她所见过屈指可数的Alpha中最事儿妈的一个。部下和兄弟果然还是差着十万八千里。

李大宝不得不安慰自己:

二次性别分化者本来就为数不多,从社会的角度来说,A不A根本决定不了什么。

比如自己,不过是嗅觉和理解力大幅度优化。而对面这位瞪眼供着的冷面佛,他A就A在细心程度比天还高。

李大宝和秦明的饭局陷入无尽的尴尬中。

突然之间她眼前一亮。林涛略迟的出现打破了李大宝与秦明之前这种疑似相亲男女被迫见面,性向不合埋头吃饭的场面。

当然,且不说男女性向和不和,就凭借这二次分化的性别,Alpha见Alpha,还说不定谁打不过谁。

可是谁知道林涛一进来简单问候自己一句后,开口就是“我们老秦把你当一家人”。

李大宝一句废话都不想多回复。

“来来来喝粥喝粥。”

在听过秦明拿起手边餐巾纸擦过嘴后一本正经地表达“食不言是对消化器官的尊重”之发言后,林涛同志提出了建设性地评价。

“你要习惯,他这个人啊就是有点变态。”

“变态的话早都适应了。”李大宝忍着笑斜睨一眼秦明,随声附和林涛表达自己不甚同意,并且连忙把大碗里的鸡腿加急送进林涛的碗里。

哪里想秦明突兀地开了信息素。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

一股浓郁的苦咖啡的味道阵阵冲击着李大宝在高强度工作后毫无防备的神经,她立刻开了自己的信息素负隅抵抗,清爽的柠檬味道立刻形成一个小圈环绕周身。

“我的天啊,老秦你这就太不厚道了,一个地图炮大招你就全部给我了。”大宝抱怨的同时敏锐感知到这个不是饭点的时刻,寥寥几位顾客都是Beta(一般不去如此称呼),也就是未分化者。看来这个秦明百分之百在针对自己,真是心狠手辣的角色啊——

“他没这个能力。”秦明实事求是,手指点点林涛所坐方位。

未分化的林涛闻言满含侥幸意味面冲李大宝笑着扬起胳膊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对不住了宝哥,我双面间谍,double同队豁免。”

于是李大宝一个愤怒之下把自己的信息素开到秦明的脑袋里。

林涛哪怕感知不到,也被秦明突然的一愣吓傻了眼。

哈。这算袭警吗?

看到秦科长被暗算后深深皱起的眉头,李大宝低头佯装思考。

等茶饱饭足回到车上,秦明飞快一个人霸占了车的后座,毫不留情地关上车门,剩下两位于目瞪口呆中摇上车窗。

林涛索性决定开车送归大宝。女孩子终究还是女孩子,哪怕是Alpha,离开工作层面,林涛心底还是认为应当怜香惜玉的。大宝也就不再和林队长过多客气,满足地坐上副驾驶位。

“我觉得吧,还是得分人,”林涛目不转睛关注着前方的路况,一边把车内温度又调低了些,冷风在车内呼呼作响,“碰到那种温柔的老婆还好,就怕碰到那种伶牙俐齿刁蛮任性,得理不饶人的,就算是栽了。”

突然之间,李大宝凭借着出色的嗅觉感知到后方秦明周身突然萦绕起挥之不去苦咖啡味道,这不是口服饮用咖啡的效果。一时琢磨不清是因为刚才的爆发残余还是现在的情绪波动。秦明通常是很收敛信息素的,毕竟如果一个处理不当,就会造成与Omega们的矛盾。
所以如果这种情况属于后者——怕是林涛的这一番话,踩到单身老科长的尾巴了。

但是大宝此时心情特别愉悦,一半归功于案子的顺利解决,一半归功于科长请客吃饭着实不易。她也就毫不畏惧地随口回复了林涛的话头:“哦?那就没办法了,那你就只能娶坐在后边的这位安静的美男子了。”

大宝说完话饶有趣味地通过车后视镜观察领导脸色,嗯,情绪稳定。没有想象中极度冷漠严肃的面孔。反而有点发红,带着点被开玩笑的窘迫和害羞。

“宝哥,我不瞒你,”林涛笑嘻嘻地说话间也抬起头瞄了一眼秦明,“已经娶了。”

优秀女性Alpha李大宝,这一天终于明白了就职以来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什么叫做“我就是怕老鼠”,“不止吧”这种看似无营养拆台对话的内幕。

所以说那个鸡腿。秦科长深藏不露,好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李大宝愤恨地咬紧牙关。自己顺嘴捅开的天窗,哭着也要补完。

却反过来突然想到,还有,原来男性Alpha也不是多么食物链的顶端,比如我们这位秦大法医。原来世上还去如此神人能收了这么一个Alpha的大冰雹子。
于是李大法医在内心鼓起勇气更加坚定自己可以嫁出去的结论。

她张口还想说点儿什么,却瞥见秦明坐起身来,抿住嘴唇,手指在抿线前比划出一个拉起拉链的动作。

乖乖。李大宝为了将来职业生涯一切顺利,只好把一时兴起询问林涛是否真的年满26周岁的问题吞回肚子里。

暴露年龄,这样不好,不好。当然,档案袋里明白记录着林涛年满26岁了。

“哟,什么情况啊,你们俩还有独自设立的暗号是吗?”
林涛似乎嫌冷风还不够大,偏插一脚出来捣乱。

“你还吃醋不成,”李大宝秃噜话后立刻紧张地分明判断林涛话语里没有任何吃醋的意味后,才继续放心一字一顿地压低声音做出回应:“苍天秦老爷的文字狱,不听话,那可是要挨刀子受解剖的……”

秦明那边却没了声响。

林涛特地扭过头去看向秦明。也许正处在一个心安的环境,此刻对方没有危襟正坐,而是腰杆微微弯曲依在车后靠背上闭眼休息,整齐的头发掉下几缕在他额头上不断晃悠。他在心里吹了声口哨,眯起眼睛露出小排牙齿笑着向还在暗自诅咒嘀嘀咕咕的李大宝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手调高了一点空调温度。

不说别的,单是秦明愿意抛掉一些身为Alpha的特权和优势委身同自己在一起这一点,就已经很让林涛感动了。

李大宝见这么一个诡秘的阵势只得乖巧闭起嘴巴坐好,却还是忍不住腹诽林涛明明知道老秦是个如假包换甚至分化四年期的Alpha,还不显山不露水地甚至把他当个Omega似的照顾,自己还是以一个未分化的身份。
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从餐馆回自己家路程不算近不算远,就是得绕弯路,一路上又赶上小堵车。不过庆幸大部分属于交通严管区,禁止鸣笛的警示牌高高挂。

车里一时都很安静。

李大宝悄悄偷看这两人各一眼。林涛习惯性带着笑容目视前方。老秦在后座里好像睡熟了,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回神远望全暗的天色。大宝窝在车座里打了个哈欠,计划借此机会也偷懒小憩一会儿,权当是占了领导的光。

哎呀……这两个人……
真好,真好。

她舒适地闭起眼睛时这么想着。

tbc.
特殊词排查半小时_(´ཀ`」 ∠)__

这是多么好的。好的好的。
――他这样的人有朋友吗?
――我啊

――谁能证明他不在场?
――我啊

换了手机,相册都乱了,四千多照片图片,还得备份再下载。我死了。

这我就不知道怎么拼了。心里全是糖。

随便拼两张邰方,杯子梗太甜了。给自己说个鬼故事:我要开学了。

卖个邰叔安利!!!S02E13!!开头的邰叔和大壮说的话:几天没回家了,几天没回家了?!我帮你盯着。
特别苏,特别低音炮。

让邰叔给你表白。长图单人向。挂上泷正叔的牌子。出自网剧S02E10.最后一张自我捏造台词和翻译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