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同长

感觉持续下沉着
手持钟表的兔子说道
“寸金难买寸光阴”

他是我的天我的儿我的小甜甜

【葉oso葉】拉郎預警

國家隊設定。松野一家精忠報國。
預警,重三
拉郎配
拉郎配
拉郎配
放出一段給自己脖子上掛繩,既然有了葉oso葉就要對它負責
沒同好,看到它,咱們就是緣分了。
以上。
\子諏rinko

等到場上唯獨剩下一個王不留行時,滿場歡呼此起彼伏時,葉修才真正的長出了一口氣。

生死攸關的時刻,一對一的兩方魔道學者對杠。

「贏了。」

他站起身來動了動有些僵硬的脖子。

「自帶技術宅男加成的日本隊果然不是吃乾飯的啊,葉領隊,」
同樣在場下只能幹看着決賽的方銳故作老態地伸了個懶腰,
「一個標準國家隊,其中六個人長一樣的臉,握手的時候就嚇飛我了,整容大國應該不是日本啊?」

歡呼聲直叫人耳鳴,聽不懂的英語和日語擴音就在耳邊來來回回。葉修牟足了勁才聽到方銳囫圇地說什麼。

「很巧,我和我弟就是整了容的,沒看出來吧?」

也沒管方銳是否聽得清楚,拿起翻譯儀向後面沒上場的隊友揮了揮示意自己去接一下下場的「勞工」。

等在選手通道里拐角遠遠的就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葉修靠在牆上等待這群嘰嘰喳喳哄成一團向外走的人,以一種嚇人的方式向他們比出拇指。

去年從蘇黎世的場館裏出來時,因為日本隊止步四強,情況和今日完全不一樣。但是蘇沐橙通紅的眼睛一直沒變。

「你們快點去準備?別一個個夕陽紅剛從公園出來似的。」掛在脖頸上的翻譯儀感應到了聲音,把這句話翻譯成了日語男聲,倒是頗具有本人味道地講出來。

「嘿我說老葉,這東西真的能把你剛才說的話翻譯成正確的?別是日本的黑心計挑撥又離間吧——」黃少天故意對着翻譯儀大聲嚷嚷。
「狹隘!你要是話太多,說不定機器崩潰就挑撥又離間了——」

話還是那些話,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贏了輸了各有分別。局裡專門負責的人說了,辛苦葉修背會就行。葉修也是不負眾望,怎麼噁心地添油加醋總是能夠背得滾瓜爛熟。要他自己說就是「君子動口不動手」,可是他比較想動手。

聚光燈下葉修嚴肅的不同尋常,舉手投足洋溢着領導風範。後面的張佳樂一直暗自和王傑希念叨這是見鬼了,整得王傑希也一愣一愣的。幸好,短暫的內訌並沒有影響葉修和喻文州體面帶領一整隊人馬帶着瀟洒大國氣度走完整個頒獎儀式。
第二屆世邀賽,東京。中國隊戰勝東道主,奪冠。

接受完各種採訪和各路來的稱讚,將近凌晨三點。連黃少天都開始抱怨「記者們話真多啊」。換上日常的衣服的中國隊隊員們決定走回酒店。吵嚷着要讓這半小時的路程活生生走出春遊和同學聚會的味道。

葉修正夾着裝有蘇沐橙和楚雲秀隊服的包溜須到隊伍的最後,眼瞅着大隊伍走出去,才偷偷摸摸翻找褲兜里的煙盒。

就在走廊拐彎樓梯處聽到有人的哭聲和包含有安慰意味的聲音。聽不懂。葉修還是偏頭看了看。不看不要緊,這一看,正是那默契度到可怕地步的六胞胎。其中一個抱着頭在樓梯上坐着打電話,其他人也都像是不知所措。

第一個發覺到葉修存在的紅色帽衫的人抬起頭來,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迅速調好脖頸處的翻譯儀開口。

「葉領隊?」

結果就是他們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二十六度的空調都覺得冷。因為家裡有六胞胎所以認人技術才這麼強?葉修被看的有些發憷,找煙的手也不自覺地停下來。主要那個紫色衣服的人的眼神完全就是死氣沉沉的壓制。

粉紅色的哭得稀里嘩啦的隊員掛斷電話拉了拉帽子又低下頭去。

「抱歉啊,」紅衣的,估計是隊長或者僅僅是六人團體的領隊走了過來,「我末弟他心理條件不太好,見笑了。我是隊長,松野小松。」

「幸會——?」話出口才突然反應過來自己沒帶翻譯的東西,只能沖人笑笑採用國際通用交流方式。卻突然見松野小松先是困惑地眉毛一挑,卻又馬上露出了解的表情,眯起眼睛用屬於職業選手的漂亮手指蹭了蹭鼻尖。突然發現他一側臉上有大概是挨打才會出現的紅痕。

「你們先處理趕緊回家,哥哥去和中國領隊聊兩句。」

不明白為什麼綠衣服的人給他豎中指。

說是聊兩句,葉修和六胞胎剛剛走出體育館,送走兄弟後,松野小松就從兜里掏出半包煙。磕出香煙的動作一氣呵成。葉修找不到拒絕的理由,自然從善如流欣然接受了這個日本隊員的見面禮。

「呀,葉領隊也是煙民?」松野小松說罷把自己的翻譯儀從帽衫上取了下來放在兩個人的中間。

接過煙叼在嘴上,葉修沒再開口用手勢比划出一個二十給人看。瞭然於胸,點上火,光也在一明一滅呼吸着。

「那麼松野先生家六兄弟都來當職業選手?」

兩人踢踢踏踏的腳步全然沒有在體育館裏木地板上的洒脫有力。

小松用手指夾着煙,不好意思一樣揉了揉脖頸。葉領隊叫我先生還是非常意外啊……打遊戲的原因?這不是沒辦法嘛,生計所迫,又實在不想成為社會人,只能借遊戲發揮哥哥的特長啦!其實嘛……我的夢想是當個啃老族,有吃喝住,有片子有小鋼珠。

葉修非但毫不在意這個人對着大出他七八歲的自己自稱「哥哥」還討論不該談論的東西,而且樂於在對方似乎相當認真的嘆氣里開玩笑。

啃老族啊,有志氣。

松野小鬆手機滴滴滴作響。葉修微微頷首示意他不用在意,接起來沒關係。老土的手機的防偷聽很差,大老遠都能聽見裏面雜亂的日語,七嘴八舌的說不清楚。葉修本持非禮勿聽禮貌起見自覺退後兩步。那邊松野小松很不正經地嬉笑了一句什麼,最後一個人只說了一句,電話就掛斷了。

最後一句聲音很大,剛好被翻譯儀識別了出來:爆炸吧現充,童貞homo人渣。

松野小松回過頭來,笑得非常燦爛地無奈地攤攤手。

「如您所見,我弟弟們就是這麼暴躁!他們不光這麼批評我,三男還打我呢!」指着燈光下自己臉上完全消失了的痕迹,頗有撒嬌的架勢,「正式向葉領隊您求教一下管制弟弟的方式。」

不好意思啊讓你失望了,我也是被管制的那個可憐長男。

葉修仍舊嗤笑一聲,快步走上去,揪過松野小松脖子上掛着的翻譯儀,湊近了才捨得說話,「沒想到你弟弟都這麼對你,」由於躬腰而使簡單的瞅一眼都帶上嘲諷的感覺,「這個大哥當的有點挫敗啊。」

開玩笑,那可是五個敵人。

小松俯視着翻了他一個白眼,「葉領隊不傳授秘籍反過來損我,所以說一定都是當人渣哥哥的人,那麼就彼此彼此吧?」

第一,被突如其來的人渣稱號嚇了一跳。

第二,好啊,難道世界人民都知道葉秋了。

「哈?不然,難道剛才台上講話的是你本人?」

「不然?」

「啊呀——非常抱歉,我以為是你弟弟呢。」

葉修打突然心底里覺得這個人說話很欠。

變成莫名其妙的面面相覷,好像照鏡子一樣。

【沒完】
為啥不打tbc,因為有沒有c不好說。
兩個國寶互相蘇一蘇,他倆就是賽後握手我都,夫復何求。
原本想寫次男打了長男,可是我是個真的煩鹽kara的長兄girl。
二度以上。
大概,
おそ戰法,
カラ狂劍,
チョロ牧師,
一元素法師,
十四氣功,
トド魔道 。(。)

要吃哥哥的糖🍬嘛
万圣快乐,7分钟乱涂

小姐姐的颈椎治疗。2p截图。

东oso随手

东oso随手试水。猥亵有,暴力血腥描写有,语言侮辱有,妄想原作有。
以上,子诹

天近黄昏,乌鸦在街口的电线杆上留下一个漆黑的影子,撕扯着嗓子恶心叫唤。
我揣着鼓鼓囊囊的钱袋从赌马场里悠哉游哉走出来,胸口的绿色松纹搀和上夕阳的颜色变成让人头晕眼花的色调。
街头呈现着略微深沉的藏蓝色,街尾却是明亮耀眼的橘黄色。配合着足下踢踢踏踏的步伐偏生几分成功人士的味道。站在余晖里,还是忍不住攥紧钱袋口抽出卫衣甩了甩,硬币相碰和纸币相互刮蹭的声音像乐章入耳般轻快。

嘿,宝贝马果然不负期待啊!既然这样,先去柏青哥豪赌一把,再等女孩子来搭讪——
剩下的钱,啊让你人们这群人渣不陪哥哥我一起玩……请关东煮?…估计也没多少,随便他好了——

脑内正构想着被可爱女孩子围住柔软的胸部撮合在一起抵住肩头,接下来共享一张床铺的情景和弟弟们跪在地上感谢粗鄙话语请求吃饭时的崇拜脸,却鬼使神差地回头警觉张望。
一如往常的准,这和觉察什么小○○警/察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那边那个小子好像拽得不行啊!]

[应该赢了大钱吧——]

[你怎么知道是哪来的钱——嘿嘿万一不是什么正道——诶?他居然看过来了!]

减缓脚步听了半天,接着就是那边和自己四目相对的人吹出的恶心口哨声。嘁了一声。正欲事不关己离开。却牢牢地定在原地。

[这混/球我眼熟。这副德行就是十年前害老子入狱的那个家伙。可怜了我的東郷大财主哟。 ]

[啊?就是那个東郷用来解爽的家伙? 那还不抓来自己用用?顺便报复怀旧?]

听力完全下线,再也听不清楚那张开开合合的狗嘴里吐出什么低俗的话语,扭过身体拔腿就跑。

眼前的事物走马灯样快速变换着,口袋的钱币碰撞仿佛催命一样。微微侧脸,余光瞥到那两个偏激社会风的问题大叔正带着奇怪表情骂骂咧咧紧追上来。心哏在一处,气息喉头喘出来像个破风箱,呼呼啦啦的。虽说自己非常能打是没错,但是以一敌两个变态就只能跪地求饶了。
把钱搂在怀里,减小声音。一个精神疏忽就跑向远离家的去路。总不能让变态知道住处,不然另外五个一模一样脸的neet的屁股就危险了。
暗骂一声,却拐角看到眼前荒草杂然的棒球场上凌乱堆积一片废弃水泥管,疾步跑上前跳跃进一截管道里。放缓速度蹭着管壁慢慢蹲下,脚边的草也不敢有任何摆晃。夜风里安静地一动不动,呼吸和潮气黏稠地混合起来。

[妈/的,人跑了!老子要的的钱和屁股!]

[放屁,屁股你要的,钱怎么就是你的了?少给我丢人现眼!]

随着天空暮色的加重,声音逐渐散去不见了。

蹲在窄小的空间仰起头来就像井底之蛙一样,蒙蔽着看不见伸出的援手或救命的稻草。

想要站起来,手下却被厚重的青苔糊住,结实地摔在地上,脸颊蹭过假想的粗糙的水泥内壁却被水叽叽咕咕的声音贯穿了耳膜。看着满是黑泥的手心,红色衣服上的黑色污渍,突如其来一股湿泥恶心气唯翻过胃袋。

[迄今为止,我已经杀了三个人了。]

沧桑玄虚的破烟嗓音似乎还徘徊在耳边,明明是个连三十岁都不到的社会底层,凭靠着坑蒙拐骗度日的革履垃圾,有什么勇气理所当然夸耀地说出这种让人除了心生讨厌别无其他的话语。
寒冷到让自己宁愿把钱袋扔在一旁,颤抖着手臂死死地抱住膝盖。

哦,已经死了。他们的大财主東郷さん被送进监狱后就因为在监狱里还是一心想要惹事生非被在走廊里的几个死刑犯乱棍抡死了。
大概可以想到。
[嗨朋友们我有办法让你们免于死刑哦。]
在被揭露了虚假后的报应。
听闻不同于枪击和匕首的小小血洞,硕大钝器的蛮横击打让死像非常残忍血腥,暗红和黄色的液体飞溅到监狱的栏杆上顺着锈驳流下,扭曲的味道让人抗拒万里。后来那里似乎是被专用来吓唬不听话的新人。
这么安慰着自己。
[呕—— ]

趴在地上干呕,那件黄黑色的格子西装徘徊在眼前久久不能离去,背后冷汗不断倾诉着没用的真相。
二十年前为了“逃命”被拖到这个地方恐吓虐待,二十年后为了“避害”自己跳进一模一样的地方。海马体虽然时刻代谢,然而触景生惧是改变不了的恶习。

张开嘴就好像要发出多年前因为偷漏实情而被狠狠扼住喉咙威胁时的沙哑求救。

被笑面虎抓住后颈,就像是被野兽吊起的死去的食草动物,甚至连挣扎都不复存在了。
[散步去!]

[你真是死性不改!]
[咿——我再也不敢了!]
[不行!我生气了!]
[…東郷さん!]

被拎起国小校服衣领,头发蹭过管壁还只是落灰,头皮上的青紫隐没在发丝之间。手撑在地上还不会抓起一把烂泥,掌心被小石子硌地生疼。膝盖跪到地上还会被沙砾划伤,却正像调皮孩子打闹时候留下的痕记。
被按着以屈辱的动作侵取,用了如同咒骂捞/女的污秽的言语(本就是无厘头的诽谤),现在想来只有感谢变态留了心眼是戴了套的。
这都是计划,一步步被自己走下来。如何潜移默化的动辄有一切钱财,侵损腐蚀一个人如何不动声色。
现在已经是个大人,有着在这个空间里不能自由活动的体格,有着教训那个连猥/亵儿童都能干得出的小个子强盗毫不手软的能力,他却死了?!

他却死了,妈的。

把钱袋死死别到裤腰上,单手撑住翻身跃出水泥管。回身用尽蛮力一脚踢倒矗立了数十年的东西。亮起的惨白灯光下,成堆的鼠妇在阴影里窜头乱跑,就像当时被困在手掌之间的自己。
不及那些记忆百分的恶心。

说到底不过只被当作一个可以用来泻欲的共犯。
起身下意识地提了提裤子拍去灰尘。
[——不行!叔叔,你死了的话,我生气了哦——]

看到oso被人抢时的我

大概是个欺负电子的秩序x
长兄赛高!
七夕快乐!(给电子一个温暖的眼神x

说来觉得惭愧。总觉得自己厨力不足,但是叶修却让我能坚持一些非常困难的事情。以前体测八百米可以直播吃骨灰,现在基本是满分啦。
叶修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