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Atypia]非典型(1)

绝对林秦主义.放飞自我的文字表达.我居然会写标准甜文了,暴风哭泣.
非典型ABO,看腻了老秦O,我偏偏写老秦A.
涛涛我们下次再说吧(。)
2500字,原剧剧情引用.可独立成小甜饼,给自己补不完找个理由.

拒绝上升真人.
剧版同人,林秦属于彼此,故事属于我.
非典型(2)

[Atypia]非典型(1)

文/子诹Rinko

相爱时突破生活重围的幻术,是虚拟的内心出发和抵达。
——《春宴》

sta.

“给你来个腿吗?”

李大宝兴冲冲地用汤勺往自己的饭碗里舀了一个鸡翅,抬头就是字面意思的慰问领导。

秦明一味只是手指平稳拿着汤勺,抬起眼皮赏赐给李大宝一段长久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凝视,让李大宝有点心惊胆战。

“得,那一会儿就给林涛留着吧。”李大宝撇撇嘴,眼巴巴瞅着自己把原本已经如鱼在网的鸡腿放回汤里。

恶心,真正恶心。李大宝已经当了整整一年的Alpha,秦明至少是她所见过屈指可数的Alpha中最事儿妈的一个。部下和兄弟果然还是差着十万八千里。

李大宝不得不安慰自己:

二次性别分化者本来就为数不多,从社会的角度来说,A不A根本决定不了什么。

比如自己,不过是嗅觉和理解力大幅度优化。而对面这位瞪眼供着的冷面佛,他A就A在细心程度比天还高。

李大宝和秦明的饭局陷入无尽的尴尬中。

突然之间她眼前一亮。林涛略迟的出现打破了李大宝与秦明之前这种疑似相亲男女被迫见面,性向不合埋头吃饭的场面。

当然,且不说男女性向和不和,就凭借这二次分化的性别,Alpha见Alpha,还说不定谁打不过谁。

可是谁知道林涛一进来简单问候自己一句后,开口就是“我们老秦把你当一家人”。

李大宝一句废话都不想多回复。

“来来来喝粥喝粥。”

在听过秦明拿起手边餐巾纸擦过嘴后一本正经地表达“食不言是对消化器官的尊重”之发言后,林涛同志提出了建设性地评价。

“你要习惯,他这个人啊就是有点变态。”

“变态的话早都适应了。”李大宝忍着笑斜睨一眼秦明,随声附和林涛表达自己不甚同意,并且连忙把大碗里的鸡腿加急送进林涛的碗里。

哪里想秦明突兀地开了信息素。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

一股浓郁的苦咖啡的味道阵阵冲击着李大宝在高强度工作后毫无防备的神经,她立刻开了自己的信息素负隅抵抗,清爽的柠檬味道立刻形成一个小圈环绕周身。

“我的天啊,老秦你这就太不厚道了,一个地图炮大招你就全部给我了。”大宝抱怨的同时敏锐感知到这个不是饭点的时刻,寥寥几位顾客都是Beta(一般不去如此称呼),也就是未分化者。看来这个秦明百分之百在针对自己,真是心狠手辣的角色啊——

“他没这个能力。”秦明实事求是,手指点点林涛所坐方位。

未分化的林涛闻言满含侥幸意味面冲李大宝笑着扬起胳膊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对不住了宝哥,我双面间谍,double同队豁免。”

于是李大宝一个愤怒之下把自己的信息素开到秦明的脑袋里。

林涛哪怕感知不到,也被秦明突然的一愣吓傻了眼。

哈。这算袭警吗?

看到秦科长被暗算后深深皱起的眉头,李大宝低头佯装思考。

等茶饱饭足回到车上,秦明飞快一个人霸占了车的后座,毫不留情地关上车门,剩下两位于目瞪口呆中摇上车窗。

林涛索性决定开车送归大宝。女孩子终究还是女孩子,哪怕是Alpha,离开工作层面,林涛心底还是认为应当怜香惜玉的。大宝也就不再和林队长过多客气,满足地坐上副驾驶位。

“我觉得吧,还是得分人,”林涛目不转睛关注着前方的路况,一边把车内温度又调低了些,冷风在车内呼呼作响,“碰到那种温柔的老婆还好,就怕碰到那种伶牙俐齿刁蛮任性,得理不饶人的,就算是栽了。”

突然之间,李大宝凭借着出色的嗅觉感知到后方秦明周身突然萦绕起挥之不去苦咖啡味道,这不是口服饮用咖啡的效果。一时琢磨不清是因为刚才的爆发残余还是现在的情绪波动。秦明通常是很收敛信息素的,毕竟如果一个处理不当,就会造成与Omega们的矛盾。
所以如果这种情况属于后者——怕是林涛的这一番话,踩到单身老科长的尾巴了。

但是大宝此时心情特别愉悦,一半归功于案子的顺利解决,一半归功于科长请客吃饭着实不易。她也就毫不畏惧地随口回复了林涛的话头:“哦?那就没办法了,那你就只能娶坐在后边的这位安静的美男子了。”

大宝说完话饶有趣味地通过车后视镜观察领导脸色,嗯,情绪稳定。没有想象中极度冷漠严肃的面孔。反而有点发红,带着点被开玩笑的窘迫和害羞。

“宝哥,我不瞒你,”林涛笑嘻嘻地说话间也抬起头瞄了一眼秦明,“已经娶了。”

优秀女性Alpha李大宝,这一天终于明白了就职以来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什么叫做“我就是怕老鼠”,“不止吧”这种看似无营养拆台对话的内幕。

所以说那个鸡腿。秦科长深藏不露,好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李大宝愤恨地咬紧牙关。自己顺嘴捅开的天窗,哭着也要补完。

却反过来突然想到,还有,原来男性Alpha也不是多么食物链的顶端,比如我们这位秦大法医。原来世上还去如此神人能收了这么一个Alpha的大冰雹子。
于是李大法医在内心鼓起勇气更加坚定自己可以嫁出去的结论。

她张口还想说点儿什么,却瞥见秦明坐起身来,抿住嘴唇,手指在抿线前比划出一个拉起拉链的动作。

乖乖。李大宝为了将来职业生涯一切顺利,只好把一时兴起询问林涛是否真的年满26周岁的问题吞回肚子里。

暴露年龄,这样不好,不好。当然,档案袋里明白记录着林涛年满26岁了。

“哟,什么情况啊,你们俩还有独自设立的暗号是吗?”
林涛似乎嫌冷风还不够大,偏插一脚出来捣乱。

“你还吃醋不成,”李大宝秃噜话后立刻紧张地分明判断林涛话语里没有任何吃醋的意味后,才继续放心一字一顿地压低声音做出回应:“苍天秦老爷的文字狱,不听话,那可是要挨刀子受解剖的……”

秦明那边却没了声响。

林涛特地扭过头去看向秦明。也许正处在一个心安的环境,此刻对方没有危襟正坐,而是腰杆微微弯曲依在车后靠背上闭眼休息,整齐的头发掉下几缕在他额头上不断晃悠。他在心里吹了声口哨,眯起眼睛露出小排牙齿笑着向还在暗自诅咒嘀嘀咕咕的李大宝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手调高了一点空调温度。

不说别的,单是秦明愿意抛掉一些身为Alpha的特权和优势委身同自己在一起这一点,就已经很让林涛感动了。

李大宝见这么一个诡秘的阵势只得乖巧闭起嘴巴坐好,却还是忍不住腹诽林涛明明知道老秦是个如假包换甚至分化四年期的Alpha,还不显山不露水地甚至把他当个Omega似的照顾,自己还是以一个未分化的身份。
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从餐馆回自己家路程不算近不算远,就是得绕弯路,一路上又赶上小堵车。不过庆幸大部分属于交通严管区,禁止鸣笛的警示牌高高挂。

车里一时都很安静。

李大宝悄悄偷看这两人各一眼。林涛习惯性带着笑容目视前方。老秦在后座里好像睡熟了,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回神远望全暗的天色。大宝窝在车座里打了个哈欠,计划借此机会也偷懒小憩一会儿,权当是占了领导的光。

哎呀……这两个人……
真好,真好。

她舒适地闭起眼睛时这么想着。

tbc.
特殊词排查半小时_(´ཀ`」 ∠)__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