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Atypia]非典型(2)

abo
设定。老秦是alpha预警!
大家国庆快乐。只有一点儿,写完挺早的了,一直没网。

非典型(1)(3)

[Atypia]非典型(2)

文/子诹Rinko

sta.

记得我曾身藏利刃,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
   
   

夜里十一点四十二分。龙番市笼罩在一场瓢泼大雨里,大风,无雷。

    豆大的雨珠被风卷刮着轮番敲落在每家每户的窗玻璃上,发出急躁且接连不断的嗡响。

    秦明正握着油笔坐在书桌前落笔写下结案总结的最后一个字。

    明明只差一个圆润的标点符号就能合笔完美结束一日的工作,门好巧不巧地咚咚敲起来。

    他稍回头隔窗向外看了看,不远处的路灯在稠密的雨丝里堪堪只有一个黯淡的光圈。油笔在手指间无目地转过两周,秦明决定随意划上一个点符结束。笔帽都来不及盖,便不假思索起身去开大门。秦明笃定地直接旋转把手,连猫眼都没舍得看。

    “这个时间和天气,林队长大驾光临是来给我取病的吗?”

    防盗门还没有完全打开,秦明的话语已经飞快窜出门去。但是似乎没等传到林涛耳朵里,声音就已经完全融入扑面而来的哗啦啦的雨声里消失殆尽了。

    林涛把雨伞支在门口的屋檐下,伞尖已经聚了一小摊水。他直接侧身避开门口挡路的秦明钻进房间换鞋。

    “你不是都治好了雨天过敏,我还怎么给你取病?”

    “钥匙呢?”

    “这不是没带嘛——”

    林涛怯生生的笑,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上的雨水嗒嗒掉落在地板上,同时他裹挟的雨腥气味进入鼻腔。这一系列事情让秦科长的眉心之间凹陷更深。

    “下次就出去。”秦明伸手把门锁住,转过保险档,又挂上防盗链。

    林涛已经伸直一双大长腿舒舒服服陷在沙发里了,眯起眼睛看着秦明一副“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架式,忍不住笑出声:“不是我说你啊老秦,你这儿地方——啊,除了满天满地非人类的书,就只剩下那边一个骷髅保安。到底得多想不开,来这儿偷?”说着手指还到处指点。

    今天的林涛非常有个性,好的。

    “请。”说着秦明面对林涛提着嘴角堆起一个弧度很小的假笑,没有任何恼火情绪地抬手就要解开一分钟前对门锁的重重保护。

    “别别别,老秦,你看你,还真不嫌麻烦的,”林涛明白形势有变,瞬间更换了一分钟前的烂泥坐姿。起身坐得腰挺背直,两手齐齐放在膝盖上,一套人民公仆开会的标准动作,“但是你这儿真没什么可偷的啊?”

    “有,”秦明转过去背对着林涛抬起手腕把腕表冲着身后的人一晃,“至少从此刻的表盘结果显示,这个时间能偷的,可以是,”秦明收回胳膊站直,不去看沙发上的人,双手一摊,“情。”

    “啊?”林涛几秒后方才豁然开朗,一时间只得鄙夷地看着秦明,欲言又止,止又欲言。

    秦明很明显拒绝给他多说话的机会,随意拔拉几下头发径直走过去按下电视按钮。顿时蓝莹莹的初始加载光充斥着整个房间。

    “哎呀,宝宝,秦宝宝,”林涛见秦明有点放松攻击态度的苗头就立刻凑上去放软剑往人心口上捅,“我这不是心疼你嘛,我来早了光看电视多不好意思。你工作总结又没写完,我在这边休息岂不是顶风作案?”

    “那你就应该早点来我办公室,直接帮我写了。”对前两种称呼已经听到耳朵起茧子的秦明没有被甜言蜜语蛊惑,思路清晰地讨伐林涛。

    林涛大概只听了“早点来我办公室”,脸上的表情相当暧昧。

    不过他依旧细致地觉察到对方没有回书桌的动作,猜测秦明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不由得打心底给自己鼓三分钟掌,根据规律估算的结果没出问题,夜猫子老秦会在雨天的12点之前完成记录。

    只有不打扰老秦的工作才能被认为是好男友。

    当然,林涛没告诉秦明这个才是自己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的真正意图。

    这你在那头我在这头,中间是一个薄薄的门板的三十分钟尽管无聊透顶,但是他连烟都不敢抽。

    上次一个人站在同样门口看着暴雨抽烟的情景历历在目,那个晚上他亲手为爱人带上手铐。本以为秦明会就此翻脸,却没想到他只说了一句“做的不错”。

    这让林涛噩梦连连,直到池子案尘埃落定,秦颂案得以昭雪,他梦里肆虐的雨声才渐渐小了。

    再者,林涛也怕秦明凭靠敏锐的嗅觉闻出点什么端倪,以此为由将自己扫地出门。

    电视加载了半天最后只剩下一个绿色框住的“无信号”在满屏幕乱跳。

    林涛早已把塑料袋里啖牙的零食尽数拿了出来,甚至开了啤酒已经灌下去两口,却见电视信号如此不给面子。

    就又向秦明方向靠近一些:“老秦你看,天公不作美,电视也没出息,那……”

    话还没说完,秦明就用手中遥控器抵住了林涛的嘴巴,又在人眼前晃了晃。

    “别急。”

    林涛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强迫秦明给家里接了网络电视,只是不经常用。

    好气啊,但是还得保持微笑。

    秦明有些生疏地调换了信号源,网络电视的页面显示出来。

    林涛见历史播放里俨然出现《不死法医》,觉得有点好笑。

    “你平时还有时间看这个?三管生活(来自原作:法医外勤多,住在旅馆吃在饭馆工作在殡仪馆)还没享受够?”

    “李大宝上次来做衣服的时候看的,历史记录没清理。”

    林涛点头,长叹一口气向后仰面倒下用了很大力气才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躺进沙发里。

    不由得撇撇嘴,皱着眉头心里埋怨正是因为秦明工作忙,很少有机会坐沙发,家里又从来不会客,垫子和刚买来是一样的硬,完全没有点人气儿。

    都怪老秦。但是林涛没说。

    秦明不自觉暗暗观察林涛不爽的表情,心里硌噔一声。脑子里飞快回顾了一下自己刚脱口而出的话,总之现在听起来似乎是满足了一些引起歧义的条件。

    “她量完尺寸就离开了。”秦明没去关注林涛,看起来专心致志地在纪录片目录中浏览,却冷不丁没头没脑地补了这么一句。

    气氛有点尴尬,但这次林涛倒是瞬间明白了。

    哦,我们家老秦原来是怕我听见宝哥的拜访心里难受。

    于是他美滋滋地夺过秦明握住的遥控器,亲吻那双骨节分明、灵活有力的手。

    纵然这种桥段放在电视里可以说是既纯情又矫情,但是放在看对眼的人身上可是一点没不妥气氛,反而这种似透未透的肌肤之亲甜腻得像能使空气沥干水分,让人分外口干舌燥。
 

  tbc.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