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Atypia]非典型(6)

DB更。五千字不带老秦玩。
秦A林O.绝对林秦。

(5)(7)

[Atypia]非典型(6)
文/Rinko子诹

sta.

隔住块玻璃,隔住个都市,自言自语地共你在热恋。

——《这么远那么近》

里面坐诊的已经不是小护士而是专业医生了。四十岁上下的女性Omega,信息素淡淡的,相当能安抚人。不像大厅里复杂喧嚣的甜腻味道。

医生见到走进来的林涛,一瞬间露出恐惧的表情,手指甚至迅速伸向报警器。

而后突然顿了一下,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职。便含着歉意的笑容伸手招呼林涛过去。

“小伙子进来,坐这边准备抽样。”

林涛见医生一整套反应有趣,不由得脸颊上带着点得逞的笑模样,痞气地提起一侧的嘴角,眼睛也笑弯了。

把手里的拐放在一边。自己单腿蹦过去坐到这把特殊的椅子上。

“是衬衣就自己把上衣脱下来。”

女医生在身后丁丁当当地摆弄着仪器,但听声音倒是挺让人发寒的。

“是叫林涛?”

“啊,对。”林涛点点头。

格子衬衫下是件二指背心,棉布包裹住发达的肌肉。宽阔的肩膀和强健的上臂显露无遗。

“要不要手里握点什么东西?一会儿是真的挺难受的。”

林涛感觉到粘稠的藕合剂大片涂抹在整个颈部皮肤上。凉生生得好像脖子都增重了不少。

对素质合格的刑警而言,面对所有被提前告知的事件,其恐惧度都会降低,接受能力也会增强。

林涛不适应地扭扭脖子,抬起手臂摇了摇。

“谢谢,不用麻烦了。”

仪器被打开后,顷刻之间嗡嗡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耳边全是类似对讲耳机受到干扰信号一样异常的声音。

抽取器贴上来的时候,不是针管的感觉,反而像是在皮肤表面扎了团火一下一下直直烧到肉里,也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是在抽取东西。

医生猛力按着林涛肩头的斜方肌,希望以斜方肌的酸痛中和这种抽取的疼。

就疼痛而言,作为警察的林涛丝毫不觉得有多么过分。但是被抽取信息素时那种腾然而生的不安感开始疯狂滚动在脑子里,产生一种被威胁生命的感觉。不只是恶心想要呕吐,一种来自不知名情感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幸亏时间只有短暂的三十秒。等抽取器离开皮肤,疼痛和不适感立刻消失了。

然而林涛脊背已经出满虚汗。原本想要抬手触碰后颈却被医生拦截下来。

“好了。二十四小时内不要接触水,避免接触人群,尤其是不要接近Alpha聚集的区域。”

“哦,谢谢大夫,知道了。”声音是有点变味的哑。

林涛猜医生擦去藕合剂又贴上那类似创可贴的东西是防止信息素被动逸出的。

知道外边没有可喊的号叫下一位进来检查,林涛便揉着后颈乐得坐在一边等直接取检验结果。

医生也不出意料地暗暗把目光甩向林涛。

林涛长得帅气这倒是真的,高大的个头,刑警宽肩窄腰的体格,浑身一派成熟男子汉气概,却又配上待人笑意盈盈的表情。难免是吸引人注意的。

“我说姐姐,你们这至于嘛?”见这个医生算是长辈好说话,于是长吁一口气。林涛还是决定把这个心结解决一下。

“咳,”林涛叫得又甜,医生只得心虚地咳嗽一声,“难免的嘛,这个科室里哪里有见过你这模样的Omega。俨然就是个Alpha的气质,要不是横竖信息素证明你的确是,不然都得被保安带出去。”

林涛全当这话是夸自己,刚想接话头,却听医生嘴里“哎呀”一声。

“怎么了?”林涛心里突然也紧张地敲起鼓来。

这分化成Omega已经够给自己和老秦添乱的,别是又再出什么差错。

“你分化居然还没有二十四小时啊……”医生对着机器的显示屏幕看一眼,又对着林涛的挂号信息看一眼,反复了两三遍。

“但是你这合理分化年龄早过了啊!迟两三个月的有,可你这种迟两三年真是没见过!”

可算是说到重点了。

“对啊大夫,我也纳闷,这年龄一过不就是铁打的Beta吗?但我今天早晨起床就闻着不对劲!”

林涛去拍扶手一个激动从椅子上坐起来。完全忘记了还有伤在腿上,瞬间疼得龇牙咧嘴,只好窘迫地老老实实窝回椅子上。

医生也是毫不客气地嘲笑了林涛。

“不过我听说以前Alpha那边以前有个大四就分化的。”

林涛笑容一怔。

“他当年也做这个检查了吗?”

医生本回头看还在处理中的信息素信息,回了林涛莫名其妙的一眼。

“那是当然啊!”

匹配上李大宝说秦明二十岁出头就分化的事,估计那个Alpha就是自家老秦了。

心里莫名有点儿揪,这种虐人的检查让连校园都没走出去的秦明受了,总归不是个滋味。

“小伙子你怎么伤到腿的?”医生噼里啪啦打起电脑键盘,看起来检查结果是出来了。

“我工作性质特殊嘛。”

“就看你这体格,是警察?”

“嘿,大夫姐姐您可是一双慧眼啊!”

医生没答理林涛的调侃,倒是皱起眉头。

“你家Alpha还真是胆子大,放着一个新分化的Omega出去挨刀子,”医生边打印纸质结果边指责,“瞧这信息素结合还不稳定呢。”

单子打完,回身直接递给林涛。林涛一时间傻了眼。结果报告上一清二楚写的是已标记。

什么意思?

“不过你家Alpha也真是幸运,守着守着铁打的Beta成了Omega,做梦都得笑醒吧!”

“啊?标记?”

见林涛满脸疑惑,眉毛单侧挑起,俨然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医生又笑开来:“你别给我说这种普及知识你不知道,这不应该高兴吗?唉对了,你Alpha没陪你来检查?”

林涛想说自己根本没发生过应有的性关系。但是想了想前夜,似乎也不那么绝对,只不过对象有点变化罢了。

“姐姐你好人做到底,标记到底是个什么流程啊?”

这回轮到医生窘迫了,眼看也是个大小伙子,怎么一点儿心眼都没有啊。可是没办法,林涛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自己作为医生,也不好回避:“信息素搭桥,再就是那档子事儿,你爱人再从你后颈的腺群上咬一下。”

“不性交能标记吗?或者说…一定得是Alpha在上?”林涛低声问她,虽然这问题确实傻透顶,但是心里还是打着波澜。毕竟秦明的确是用了最后的体力啃了自己一口。

大夫听闻,表情有点复杂,像是明白又像是不明白,叹口气上手去点林涛脑门,像老妈子教育傻小子:“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可能性非常小,但是国内外也有个几例。但如果真如你所说如我所猜,对你们……也好……”

林涛见她欲言又止,便扬起嘴角,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现出宽慰的笑容示意她继续讲。

“我虽然不专业生育科的事,但就我这边能了解到的,你的分化体征器官并不完善,包括腺体在内都是很侥幸才得以保存发育,不光是发情期会受到很大抑制,也就是……受孕率极低。”

“…………”

林涛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当然是不是真的歪打正着,这话说起来还有点为难。

扫了一眼大夫胸前的工作证,林涛咧开嘴又笑了:“姜雅姐,你的意思说,后脖颈让Alpha咬了是不用注射狂犬疫苗呗?”

想也知道林涛这话是故意的。

被突然点到名字的医生一愣,像拍儿子似的拍拍林涛的脑袋,笑逐颜开。只觉得自己对林涛一样穷乐天的人说这些,颇有点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意味。

“好小子,给我装傻呢。我……把手机号码给你,等之后要是来了发情期或者别的特殊情况需要复查……记得盯我的名字,这儿值班的另一个大夫嘴碎,芝麻点儿事她都扬得非人非鬼……”

林涛人情精明嘴甜讨喜,现在身体情况又处在特殊情况,姜雅医生主动提供帮助是在情理之中的雪中送暖。

林涛笑眯眯点头,伸手够了拐过来,起身不忘嘴里一再向姜雅致谢。姜雅三番叮嘱了林涛注意事项,算是把检查结果彻底交代清楚。

“哎…!”

“?”

临走时候姜雅喊住门口的林涛:“再次复查,记得领上你爱人,不管怎么说,他有应负的责任,总归我得多交代几句。我也想看看,到底谁那么有福分。”

林涛站在门口,咀嚼了几分姜雅的话,百味丛生。一个“爱人”,一个“福分”,再想起秦明为这段感情的改变和付出,直直戳到了林涛心里。

“嗨,姜姐,我尽量吧!他向来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让他陪我来我得好好做做思想工作啊。”

玩笑话音刚落,姜雅就又低声笑起来。

最后这一来二往之间,不知哪儿窜来的一句话,灵巧地钻进的林涛的脑子里。

如果秦明拒绝自己Omega的身份,那就用这个身份再追他一遍。

门被林涛打开,下午时分走廊阳光从窗户斜着照进来,投在林涛身上。背光,脸面模模糊糊地有些琢磨不清楚,只从身形看是个温暖高大有棱角分明的人。

他最后顿了顿才开口,夹着点笑声气:

“姜医生,我能遇见我爱人,是我的福分。”
tbc.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