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Menelaus &Mendel ]梅涅劳斯定理与孟德尔遗传(1~4)

题目是数竞和生竞里的重点考察内容。
龙番三人学魔设定,上学故事搞搞竞赛谈谈暗恋。惯性苏涛。写的我超级开熏的一篇文,有些北京话掺在里边,就是想看老秦一口京片子。2800字左右。
明宝【真】亲情向。
(5-7)
(8-11)
[Menelaus &Mendel ]梅涅劳斯定理与孟德尔遗传(1~4)

文/Rinko子诹

sta.

1.

“秦明,算我求你,你就搞个化竞或者生竞吧!”林涛日常死缠烂打打扰秦明学语文。

林涛,男,十六岁半。

目前状态:自得其乐数学竞赛省队奋斗中,校篮球赛训练中,被小姑娘狂追不舍中,自己都不知道的追秦明中。

“没兴趣,不喜欢,不参加。”秦明不抬头,回答之余,甚至默写《归去来兮辞》的手都没停。

秦明,男,十六岁半。

目前状态:绝地备战期中考试中,备战高考中,被小姑娘偷看中,拒绝林涛和学科竞赛的安利中。

“嗨,别介啊!老秦,语文多没意思啊,来啊来啊~哥哥带你玩竞赛啊~”

林涛瞅机会绕过李大宝,就要上去夺秦明手里的中性笔。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结果还是秦明眼疾手快,赶在林涛前迅速合上笔盖。

“林涛……你咋这么欠岔?你非得让我岔你是不是?”

秦明带着些许薄怒,双手合并成塔状皱眉抬头准备接受来自的林涛精神污染。

2.

作为三人一排里,秦明和林涛共同的同桌,同时充当着隔空喊话介质的李大宝看不下去了。真的不是秦明太冷血,完全就是怪这个林涛心太大。

自从上周生物老师给生物课代表发了竞赛报名表,说让班内自主报名。浸在竞赛一年之久的林涛就想攒掇秦明参加。可是秦明拒绝地非常果断。

“数竞林大佬求放过,你可别逼老秦了!干嘛想不开真拿他初中竞赛得奖当回事?那都是学校统一报名,这家伙被迫无奈末末了儿才参加的,”李大宝放下手里剩下的切片面包,学着秦明常做的摊开手的动作,“他打小就死不喜欢竞赛。”

“嘶……”

林涛一拍额头气不打一处来。

这一点上林涛怎么都想不通。不管如何,秦明能考进特色班就说明秦明的思维相当清晰活跃,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但是这人进校以来就一直专注于攻克高考科目。这在一群期待凭借金牌和自主招生进入名校的学生里可谓独树一帜。

高一秦明各科都很平均,成绩在班里排名就是中上档次,但是高二生物一加入,他的成绩立刻又窜上来些。

这人还不乐意当生物课代表,让教书老汉惋惜好久。

就生物而言,林涛成绩不错。但他还是觉得秦明的生物素养真的相当高,高到令人发指。不光是理论,就连实验都是百分百的成功率。

按照李大宝的说法,毫不夸张地讲,秦明现在的生物知识储备量,独立去搞解剖都没问题。

事实上说着“比不得”的李大宝自己也处在一个高端玩家的地位。

是所谓单方面商业吹捧。

“又不是稳当的路,何必多费时废功。”

林涛对秦明这句话嗤之以鼻,“老秦,这我就得批评你了。竞赛,讲究的就是精神境界。宝哥,你说你个物竞爸爸,你怎么不言语两句劝劝我家老秦啊?”

李大宝搞物理竞赛。且不说成绩还挺优秀,就只凭这勇气都值得林涛尊一声“宝哥”。

秦明翻了林涛一个白眼,歪头冲向李大宝。林涛跟着歪头。看起来都挺有兴趣听听原因。

李大宝顺嘴就驳斥一句:“呵,数竞爹,滚去玩你的省队梦去,别烦你家老秦。”

接着由于实在是被瞅得不是滋味,只得咂吧咂吧嘴:“别的咱概儿不论,你见过有外甥上赶着劝舅舅搞竞赛的吗?”

说完绝望了一般往后靠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微笑,再微笑。

站在一旁的林涛听到这话瞬间就崩不住了,扑哧一声大喇喇地笑出来。

猝不及防上课铃打响了,李大宝迅速归位准备课本。

林涛也只得收起笑声作罢。

眼尖瞅见秦明耳朵尖都让不知道是让逗红了还是气红了。此刻坐着翻书只留个头顶的乖巧发旋给自己。

咋这招人心疼呢?

林涛又、双、叒、叕鬼使神差伸手揉了揉秦明的后脑勺,指尖划过对方衣领后裸露的一小块脖颈就溜回座位。

林涛觉得烫手,每次触碰冰块一样的秦明都会烫手,直至烧到天灵盖上。

秦明动作稍有停顿,深吸几口气,只是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面无表情抬起手自顾自挠挠后脑的头发,脸颊却红润了不少。

林涛偷乐:他家老秦简直可爱透了。

今日劝秦明竞赛任务打卡完成。

3.

这话李大宝不是开玩笑。

真的,真没毛病,秦明说起来是李大宝的舅舅。

李大宝的姥姥二十二岁生了李大宝的妈,四十四岁又生了秦明。

李大宝的妈二十二岁生了李大宝。

同一年,秦明元月出生,李大宝八月出生。前前后后年龄不过差了半年多,而且秦明因为入学年龄不满周岁的限制,无奈之下划进下一届和李大宝同级入学。

不管怎么说都是很近的亲戚,秦明从八个多月就和李大宝同床共枕直到舅甥俩后来大点儿上幼儿园了才分开。屁大点就一路小打小闹,总的来说算是融洽。

不知道是基因遗传还是什么原因,从上幼儿园起俩人个顶个的机灵。人小鬼大就知道约法三章,从来不对称舅舅外甥女。

秦明觉得掉份,李大宝觉得丢人。

上小学之后,对外同样装作是普通同学。

可是秦明白白净净,性格有点儿形式型内向,说透就是一闷雷。几年唰唰过去,看来看去全班只剩下李大宝还乐此不疲点秦明的炮炸秦明的庙。

小学生中高年级校内歪风吹,什么男生女生互相看不顺眼的铁打得拼一起。单看这一点秦明和李大宝俩满足了。

况且李大宝活泼可爱讨老师欢喜,秦明又是大众丫头眼里一小酷哥。背后就有傻了吧唧戳两人脊梁骨的风言风雨闲传出来。

秦明装作两耳不闻窗外事,该吃吃该怼怼该一起回家一起回家。

李大宝更是心理成熟,知道自己幺舅是不少女同学眼里的白马王子,于是对此乐在其中。

没过多久就有眼红的女学习委员煞有介事地告到老师那边去。

都是十一二岁的小孩,还两个都成绩拔尖,老师也不好明说什么,只能私下里往家长那边通电话。结果李大宝的妈接了电话,一边心里给自己老弟道歉“对不住为了大宝的尊严只能降个辈分了”,一边向老师说明两个人是表兄妹,亲近点没事儿。

啊,行吧。

后来偷偷把“行”改成“西”的秦明和李大宝表示既然普通同学的关系续不下去,也接受表兄妹这个设定。

4.

从附属小学升附属初中,同学都没什么大的变化。大家都对两个人“真正”的亲属关系心知肚明。

正所谓该来的总会来的。

所以从那以后李大宝的人生一大乐趣就是在家对着正在冷漠地吃自己情人节巧克力的舅舅朗读小女生写给他的情书。

初三面临中考,省级示范高中躺着进。家里不担心。

但是面对分班考试,李大宝的妈和姥姥非要自己的弟弟、儿子带着女儿、孙女李大宝一起装逼一起飞。

十五岁半的秦明搓火儿地看着自己的大姐和妈,心里暗呸一口。

不过两个人是真争气,前前后后都进了同一个尖子班。

尽管李大宝的妈有前车之鉴,提前给班主任打一剂强心针,说明了两人的亲属关系。老师也说好,索性顺水推舟把两个人搭着坐到一起。

但是高中生思维如奔腾野马啊,两人都是走读生,同出同入暧昧之景日月可鉴。

所以什么骨科大法骨科好的,大家也当真事在起哄。

没辙。忍着呗。

家长发话,班主任对此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涛作为台风眼附近的居民,近水楼台先得月,一开始也是无脑随大流不分场合和稀泥的。

林涛同秦明和李大宝亲近处了半个学期之后,发现这无风起浪的一对势头不减反增。

毕竟就算除开郎才女才郎貌女貌。单从秦明对待李大宝和对待别的女生态度出发,着实太不同了。

可是林涛思来想去总觉得别扭。

你说若是作为兄妹身份受调侃,李大宝心胸宽广不在意很正常,但是秦明这么个好面儿的人也能面无表情得像个玻璃瓷娃娃一样对一切流言绯语进行冷处理,这就很不正常。

必然有诈。

嗯?玻璃瓷娃娃?这什么形容?到底是玻璃的还是瓷的?

林涛顿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tbc.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