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Menelaus &Mendel ]梅涅劳斯定理与孟德尔遗传(5~7)

非典型,我也有在写。只是这个设定写起来太顺手了。依旧2800字。嘻嘻嘻。林涛终于底儿掉了。

[Menelaus &Mendel ]梅涅劳斯定理与孟德尔遗传(5~7)
文/Rinko子诹
sta.

5.

后来林涛同两人一起吃饭,留了个心眼,趁着食堂人多又吵闹的程子,随便张口就问了。

“你们俩,不搞对象但也不是兄妹吧?您这是整哪出啊?”

李大宝此刻吃了满嘴的炒饭。一愣,觉得太感人,眼泪都要乐下来了。

和秦明联手演了六年的破戏终于有个明眼人能看出点破绽。否则还学啥习竞啥赛啊,直接出道得了呗!

刚想语重心长向林涛进行全方位解读就听秦明难得可贵自动接话。

“我是她舅舅。”

“啊?”

“别对外说出去。”

“哦。”

空气突然安静。

“啥?这就完了?”

李大宝好容易把饭咽下去,面目复杂地看着另两个人一切照常进行的午餐,难以置信。

“不是……你……”李大宝伸出手指啪嗒啪嗒叩着油光瓦亮的桌面,蹙起眉头斟酌言语,“林涛你凭个猜测的问句就想套瓷儿我和老秦?”

林涛看向身边的李大宝,脸上表情无辜极了。无可奈何只能把目光投给秦明以求救。

秦明倒是没无视林涛,晃晃手中的筷子:指点江山,继续吃饭。

李大宝心里就忒不舒服了。

好生别扭,多不容易怼到这么大的舅舅说让别人晓得就晓得了?

什么破烂?就这么些诚意?

甭想,你这样式的在我这外甥女跟前,连点卯的份儿都没有。

心里一片刀光剑影之后,外甥女还是忍不住热心肠地把秦家上下来龙去脉同林涛言语得一清二楚。

本来没打算从秦明嘴里捞出什么信息的林涛都傻了,聚精会神地听,心不在焉地扒拉着盘子里的饭菜。

闹腾非凡的食堂里来来往往的同级生不乏八卦者,单看见这仨人坐在同一张桌上吃饭就知道没好事。

李大宝兴高采烈地和邻座的林涛说着什么,自来卷的头发一颠一颠,灵动地像是额头的鱼,一双大眼睛一副长睫毛晃晃悠悠随着笑声波澜。

林涛痴痴听着傻乐呵,看着那眼睛都笑弯成月牙了,像是什么细软宝贝都能融进那眼帘下的玻璃珠子里。

周围女同学脸红了一大排。

林涛哪里有点志愿是数竞省队的人该有的样子。

更让人惊讶的是,坐在大宝对面的秦明只搁一边儿看着。但是面上带着点无奈,甚者居然一两个瞬间也露出点诚心的笑模样。平时虽然没什么表情,奈何秦明天生勾嘴角,不威则笑。

这会儿真带笑了脸颊悄悄鼓起点,没了那股平时拒人千里的寒意。竟然是让人挪不开眼。

所以说这仨大佬到底是在看谁笑啊。

整个食堂众生皆苦,就他们甜得抓瞎。

6.

结果人家三个没讨论任何关于上关风下关花沧山雪洱海月。

“大宝,你说……你和老秦除了聪明这点像,甭管举止做事哪哪都看不出是一家巧啊?”

“肤浅!看看,观察不仔细吧。”李大宝高深莫测地冲林涛摇摇食指。

“洗耳恭听。”林涛抱拳。

“你真没发现我俩长得像啊?”

“……?”

“给你数数哈。脸小,窄肩,腰细,腿长,”李大宝不断在林涛眼前用手指比划,“但是有一点说来我自惭形秽,他比较……嗯……”

接着李大宝揣着赴死一般的表情十分含蓄地在胸口高度划个半圆。

作为十五六岁心智生理均发育正常的大男生,林涛秒懂李大宝开的不是往幼儿园去的车。

“宝哥你车速有点高啊?”

当是时就和李大宝蹲在同个战壕里狼狈为奸。一个两个俱装作色眯眯大爷的样子,移动目光上下打量秦明的胸脯。

十月底,天气已经转凉了。秦明正穿的是校服外套,拉链牢牢拉到圆领上边。

秦明长胳膊长腿的只能买大号校服。

丑如床单宽如袍子。但这是放在别人身上的,造迷妹的说法,这身放到秦明身上就是潇洒宛如Burberry。

秦明向来不显山露水。

如果林涛和李大宝当自己是个不会开车的人就算了,说自己不会上车这就有点过分了。

秦明心里当然明白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在说什么。但仅仅心里明白是无法解决这么辣眼的注视和左右不自在的境况。

“合着您这五短身材还腿长?不如说头发都短。”秦明皱着眉头紧接着装模作样摆出一副只顾挑刺,别的啥也不懂的表情。庆幸在食堂惨无食道的大堂灯下,不管秦明脸上红彤彤还是粉扑扑都看不清楚。

尽管知道身上衣服宽大想看啥都没戏。但他心虚,咳嗽几声还是不露声色地弓背含了含胸。

毕竟事实真的是这样的。

为什么心虚?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点儿家底全让你给抖擞了,丢人不?”结束饭菜,秦明揉揉耳后从包里掏出个苹果吃。

“咱俩谁跟谁啊,丢人的份五五分咯?再说也是你先摊牌林涛挑的头啊,”李大宝从饭碗里抬头瞥见秦明手里的苹果眼前一亮,“嘿老秦老秦,你打哪来的?”

秦明咬了咬下唇,露出一缕和善的笑容:“贫僧,东土大唐来。”

对面秦明对着红苹果咔嚓咔嚓一口两口地吃,这面李大宝可怜兮兮地就快垂涎三尺,旁边林涛却为了秦长老俏皮的接话会心一笑。

“哎呀,别装傻,我说苹果。说!哪个小妖精送你的!”

秦明闻言停止咀嚼,指目从柔和笑眯眯转为噗嗤大笑的林涛:“他早上给的。”

接着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回身从包里掏出两个石榴。掌在手心里掂了掂,把大的扔掉林涛,林涛接住一脸受宠若惊。

“礼尚往来。”

然后秦明伸出两指把小的从桌面上推蹭过去给李大宝。

“这是大姐给你的。”

李大宝一副忍住摔筷子的委屈样。秦明也陪着嘴角稍微向下撇。其实为了扳回一成心里偷高兴。

林涛发现本来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相处方式有趣得不行。现今蒙上个舅甥的关系就更好玩到一言难尽。

琢磨着还是觉得秦明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然后他趁秦明还餐盘的时间,悄悄给李大宝传递去这个指导性思想。

李大宝听后,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皱起眉头审视林涛几乎半个花痴的表情,咬牙切齿用力愤愤掰开小石榴看着里面的红牙摇头冷笑。

呵,凡人。

她李大宝从出生开始就这么觉得了。

“哎,涛涛,”李大宝转转眼珠语重心长地对林涛说,“你要是真想从老秦身上看到点劲爆的,就等夏天放假之后,有的是机会。”

林涛恍然大悟。

刚和李大宝击掌达成共识。

一只白白净净骨骼清明的手出现在眼前,蜿蜒于手背的淡青色血管因为主人难以规律的作息时间而有些突兀明显。

林涛看得入了迷。自己是个打篮球的人,骨节会偏大一些,这双手恰恰满足所有林涛喜欢的特征。

一抬头,秦明正过来揪着李大宝后领说要走。

“嗨,老秦你等等我啊。”

林涛美滋滋地攥紧了手里的石榴,心想这玩意儿得拿回家插个香供着。

7.

夭寿了,秦明和林涛的地下小粉丝团开始暗中打架了。

自从上次食堂互相关照,成就了林涛的底儿掉角色之后,三个人就基本上形影不离。

这两家小粉丝一边diss对家选手不上道,一边希望自家的小哥哥不要真的被李大宝选中,给她叼去当了男朋友。

唉,嫉妒李大宝又没法不服气。

更有不怕麻烦的林涛小迷妹说,林涛是想提前攻克秦明,走走秦明这边的关系,作为见李大宝家长的第一步。

刚步入数竞之路的林涛第一次听见风声时吓了一跳。

陷入迷茫又莫名其妙的三角恋到底不是个滋味。的确是忧心忡忡,但是又舍不掉和另外两个人的关系。

李大宝对此保持喜闻乐见的观望态度。依旧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坦坦荡荡坐在三人一排的中间座位,嘻嘻哈哈借着优越地理位置整日合纵连横地怼人。

秦明从小就是被调侃大的,只不过高中更严重些。锻炼锻炼脸皮也就好像两耳不闻窗外事,什么都不管,大风刮且让它刮去吧。自顾自一边在李大宝羡慕的目光中接受着风声中所谓林涛“贿赂未来表哥”用的苹果,一边和林涛放学后等李大宝收拾书包,看她磨磨唧唧慢到想立刻拉着林涛转身走人。

三人行。

秦明三条大道走中央,左林涛右大宝。

竞赛班模特队?

秦明看了看右边矮自己一个头的李大宝说:“不存在的。”

tbc.

评论(1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