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Menelaus &Mendel ]梅涅劳斯定理与孟德尔遗传(8~11)

林秦!!!明宝真亲戚。
爆爆字数。要考试了好忙,之后会补拉链接!辛苦辛苦大家翻翻主页看上回书说道。
三千五百字。
居然九十七粉了,谢谢你们不嫌弃我(´°̥̥̥̥̥̥̥̥ω°̥̥̥̥̥̥̥̥`)

[Menelaus &Mendel ]梅涅劳斯定理与孟德尔遗传(8~11)

文/Rinko子诹

sta.

8.

升高二,作为竞赛班学生,三个人一致毫无疑问地选了理科。

由于特殊班级特殊处理有着只进不出的原则,大家都很珍惜留在班里的机会,学文的学生寥寥到一只手数还有富余。

班主任嫌麻烦,只是把走了同桌的零散的几个人聚到一起再凑同桌。

所以总得来说座位没怎么变化,三个人也没被打乱拆开。

上高二后似乎所有人都看出这成为三人行头顶上“暧昧不清”的帽子。

李大宝很难过。一开学就被迫面对这些鬼话。内心却是欲哭无泪,只得在肚子里怒斥:这都是短暂虚妄的表象,大马扁子。

她承认,之前的确有那么一两个瞬间觉得林涛对自己是有意思的,但是具体去说来又模模糊糊好像隔着毛玻璃。

深究一下竟然和自己幺舅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儿相像,但又似乎完全不同。

有点悄咪咪护短情结的秦明对自己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只不过是从只允许自己亲自怼李大宝,上升到林涛怼李大宝也欣然接受,甚至还要雪上加霜。

可单要是听见别人背后说了李大宝什么不好字眼,就面无表情和同样敛声消色的林涛一起去阴手拐着弯地勺他。

只不过这一条李大宝不怎么知道。

李大宝告诫自己:一点儿难过。不要为因这俩人的存在而男生缘暴跌去苦恼。

因为她追星。

何以解忧,唯有追星。

竞赛班经久不衰的风谈:秦明和林涛到底对李大宝什么感情?

直到高一升高二的夏天,直到那个久远以前在食堂随口跑火车透露给林涛的假期之约被翻开。

她才深刻明白自己不苦恼的真正原因不是自己追星。而是所有问题出在林涛秦明本人身上,都怪他俩。

李大宝和接人返程的老妈并排而坐。老妈在返程的大巴车上睡熟了。李大宝晃得脑袋涨,随意借着手机的黑屏效果,往后面一排座位相互依偎着睡觉的两个人看去。

恨铁不成钢地叹口气。李大宝伸出手,翻转两下。

女孩子漂亮灵巧的手并起四指,微微一弯。

9.

假期学校突然安排社会实践。要求三到五人一组,还要必写人手一份的实践报告。

具体内容是“体验职业生活,感悟精彩人生”。

秦明习惯性不发表言论。

大家其实私下都有点怂秦明,毕竟冷感学爹是透过书都能感觉到的。纵使人家再好看,请不到就是白搭。

李大宝虽然特好说话,但还是圆圆润润地拒绝了外人热情的组队邀请,舍身陪舅舅大概就是这么个儿理。

出人意料的是林涛,压根没人找他。

为什么?

因为从林涛随时随刻笑眯眯的脸上,明白人都能看透那明晃晃的仨大字“已绑定”。

分组结果可想而知。

由于假期后期林涛被学校安排了竞赛培训,去了首都不在本地,一周和秦明李大宝是见不到面。

只好前脚放假,后脚就着手投入进这个作业任务里。

“职业生涯……”作为“三人成虎”小组长的林涛冥思苦想好久灵光一闪:“要不要,去街道申请打扫卫生?”

话一出口林涛就脸红了,连忙咳咳喽嗖地化解丢人。这种以打扰卫生为目的社会实践是毋庸置疑食物链最底层。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说出口的。

秦明和李大宝接收到林涛的求理解信号。舅甥俩忍住没嘲讽而是对视一下互相勾起嘴角点点头。

“林涛,”李大宝琢磨了一下,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你怕什么?”

林涛嘴边溜达一句“我怕老秦”,在看到秦明居然也是目光柔和、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后硬憋了回去。

“家里是南方过来经商的,比较讲究牛鬼蛇神什么的……”

“你也不错。”

啥玩意儿我就不错了?林涛心慌,先是李大宝假笑得眼睛都快眯起来了,然后又被秦明突然开口高标评价。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

活着不易,及时跑路。林涛有点后悔一分钟前留了海口没说实话。毕竟自己真怕的远不止鬼怪灵通。最最主要的恐惧来源是《黑猫警长》里的一只耳,吃猫鼠,嘶……

童年阴影。

老鼠。林涛贼害怕怂头日脑的老鼠。

10.

“所以你们这是有计划了?”

林涛见秦明和李大宝默契地点头。

“那感情好,让我想着找社会实践的地方可是太难为我了。”林涛想了想自己多多少少还挂着小组长的名字。一旦拒绝了这个明摆着有绊子的“机会”,那也是过了这村没这店。

自己就目前来说没能耐找到什么有意义的活动,不顺水推舟到后面就得腆脸求着人家带自己到坑里去。

一听林涛这边回应是默认同意。秦明那边反而不淡定了。平时那多冷冰冰雷打不动坚持原则的一个人。现在鼓着腮帮子像丢了松子的松鼠似的略显失态急急忙忙地找手机。

七月中旬正是从小暑接近大暑的日头。首都不下雨就以闷热为主,稍微动静大点就能耗出一身汗。

等秦明找到被自己随心塞到包底超级委屈的手机时已经满头珠子挂。就连鼻尖一点痣上也净是汗水。

“哎哎,至于嘛老秦?依我看,之前就算在这城里,咱几次都做不速之客,他老人家也是敲鼓欢迎,人也没嫌弃我们,”看见秦明忒希罕得竟然失态,李大宝先声夺人哈哈笑了,“反而还觉得咱俩这下手打得不错嘛。”

“这次和以往不一样。”秦明头也不抬,手心抓着自己反应迟缓的老款智能机划拉。

“不是,我说你们秦家人说个话怎么净迈腿不走步啊,蚊子似的平A吊我?打游击呢?”林涛实在是忍不了在舅甥俩眉开眼去底下死得不明不白,立刻翻脸表现出暴躁的样子揉了揉自己的板寸头半开玩笑半严肃发问,“港,要把我呢未来嘅栋梁坑拐骗去边度吖?”

不过别人不了解且不说。只舅甥俩对于林涛素来只打雷不下雨的假发火早已习以为常无动于衷。

“去龙番。”留下这个回答,秦明勾起嘴角起身摇摇手机,示意自己得离开一下打电话。李大宝立刻会意地点点头。

看来秦明是把向林涛说明假期去向的活计交给了自己。果不其然,回头迎面对着的就是林涛一双眨巴眨巴的眼睛。

“虽然吧,龙番是个小地方,但是你总该听过?”

林涛稍微蹙起眉头想了一下,点点头。“知道知道,龙番……倒是离咱这地儿不远。”

“是了是了,挺近的。”

“到那儿去干啥啊?咱活动明确计划在那里吗?”

“这不我姥爷还没退休嘛。老人家年轻第一份工作就在龙番当法医,工作突出后来提拔转到首都来。”

李大宝恰说到这儿秦明回来了。一个电话,他就满脸春风落座在林涛对面。李大宝斜睨一眼秦明,无可奈何地撇撇嘴,“这不,姥爷好容易六十岁了,倒心头念份旧情,还让人龙番警局老局长出面逮回去反聘当法医指导了。”

林涛张大嘴巴傻了眼。秦明和李大宝家里居然还有这么号长辈,也是炫酷的可以。

11.

“我爸一直惦记着我和大宝假期能一起过去探探他,这刚好也是个机会,”秦明抬起眼睛直勾勾盯着林涛看,“你跟着一起。”

祈使句。

他林涛什么时候让人这么指声颐气对待过。

林涛嘴里吞了吞口水附和点头。心里泪流满面疾呼“忍了忍了”。

“刚才我和秦老师说好了,七月份去,七月份回。”

“啊?秦老师?”林涛懵中反问,脱口而出。

“哎。”秦明飞快灵敏口头又一遍占了林涛便宜。甚至用手指比划个“V”搁在嘴角两侧往上戳以表庆祝。

动作使笑容看似是不情不愿,但那眯起的眼睛和舒展的眉线把秦明出卖地一干二净。

两颊的肉让手指往上推去,鼓鼓囊囊的腮帮倒像是个偷吃东西到一半被发现的松鼠。

林涛脑筋一转突然意识到又让秦明耍了。

大宝在一旁捂着嘴高压锅式偷笑。林涛就这么瞅着秦明使坏得逞后眼角红彤彤的模样,手攥紧了又张开,闭嘴张嘴完整的话一句都说不出。

嘴里墨咕半晌,末了自己居然还是给秦明气乐了。

“呸呸呸,得,秦老师您瞧我这嘴,咋就这么勤儿呢!”

“我爸,他在局里明面上不让我管他叫爸,也不让李大宝叫姥爷。秦老师,这么叫他他习惯。”秦明一本正经毫无顾忌地又解释顺上个话檐,“咱们后天出发。林涛,不碍你事吧?”

林涛心说秦明真有你的,知道我这还气头上呢,你个罪魁祸首一个问句,把啥不舒服都消得服服帖帖的。

“哎,不碍事,我呆会儿回家就收拾行李去,”林涛跟着眉开眼笑,“那我们此行去几天?”

一旁安静如鸡的李大宝突然幽幽地应了:“老秦去龙番,找我姥爷,还能七月去七月回?涛涛,来,听宝哥一句话,把作业全带上,一个别漏。还有换洗的衣服,多拿,别怕麻烦。”

“那宝哥您的意思是……?”

“和你爸妈报备好,说你没让人贩子拐了去。然后我估摸着吧……老秦对你良心未泯,应该还是会让你上课准时报道的。”

纵然李大宝满是抱怨,但林涛想到能和秦明李大宝在外地度过半个假期就乐开了花。

“哎,江湖仗义,没齿难忘!谢谢宝哥提醒,林涛在这里祝您新年大吉,”林涛抬手客客气气作揖,“那老秦你说我私下里管秦老师叫啥啊?叔还是爷爷?”

喊叔就占李大宝便宜,喊爷就又让秦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突如其来的骚,闪了秦明的腰。秦明被这么一个问题问得大脑空白。想到再来这么一下,林涛指定得呲哩哇啦锤人。

这是一道送命题。

“呃……中和一下。叫……伯伯吧?”

隔日,后知后觉的李大宝开始在姥姥出门前无奈的注视下疯狂鞭笞秦明的屋门,门的主人插上锁在屋里一人收拾行李。

“老秦你他…你是不是有事瞒我,宝爷我以后再也不当你大外甥了!”

“秦明你昨天到底为啥和姥爷打电话!隔代还不隔年,老秦你真诚些!”

“秦……”

里面突然开门。迎面一张的秦明的大脸,骇得李大宝退了三退。

“因为林涛也要来。理由够了没?大外甥。”

“我……”

“去你屋,锁好门。”

“锁门干啥?你还追过来打我不成?”

一个抬头一个低头大眼瞪小眼。

“你隔着一层门的呼吸打扰我收拾行李。”

只听“乓”一声。

再让秦明非饭点开门就是百日做梦了。

“呸,丫秦明可真是歹了!”

tbc.

提问:林涛用松鼠对秦明做了几次不恰当的滤镜化比喻?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