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Atypia]非典型(8)

林O秦A.绝对林秦。收到了童太太的本欢呼雀跃!!
又是三千字短更。我也觉得这次的引句非常奇怪。
(7)
[Atypia]非典型(8)

文/Rinko子诹

sta.

风烟俱静,天山共色。

——《与朱元思书》

虽然只是短暂的休假,但是对于秦明而言作为一个案件之后的充电是足够的。

清晨早起起床梳洗后一个人进食早餐。

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一如既往服服帖帖由发胶归拢,露出光洁的额头,显出精神的模样。

脸颊下巴也打理得干干净净。虽然自己皮肤本身并不白,但好在天生须发不重,又因为一直一来注重形象收拾得勤快,向来一点儿胡渣青茬都没有,看着丝毫不怃色。

嗯,西装也很得体。深灰色套装搭配亲手清洗熨烫一新的白色衬衣,衣领锋利。压在白色领口下的领带纵然也是灰白系,可由于面料有别,显得并不单调。

然而秦明木然站在梳洗镜前一时有些踌躇:这么个样子到底要怎么去上班。

前天半夜并没有休息安稳,夜雨瓢泼加上与林涛之间矛盾产生的失眠给秦明的眼下添了疲惫的阴影。

不管科里人局里人怎么拿“神仙”或者“人形时间表”看自己的生活作息。秦明扪心自问,自己真的从来没有按时到点就去睡觉,忙工作也好,忙私事也好,哪怕没有急事,都得至少拖到十二点多才舍得上床睡觉。

本来作为人民警察想要有一段优质的长时间睡眠就是一件大难事,更何况秦明还有点工作狂的性子。

像秦科长现在眼底这样乍眼明显的眼袋,只有一心调查秦颂案件的特殊时期才挂着。

总而言之善于熬夜的秦明不是个容易显出疲态的人。

更甚者不在此黑眼圈,而是这双眼睛还有点飞来横祸的肿,明明是夜间喝了不少水导致地轻微浮肿,这一加上黑眼圈倒像是夜里哭得狠了留下的痕迹。

按道理说这都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疲态,人皆有之,可是放到秦明心里就左右不是个滋味。

越深联想到后边竟然越发缠绵悱侧不可言说。

不管什么总归都怪林涛。如果下雨天林涛陪着,就不会失眠;要是林涛没和自己不欢而散,就不会前思后想选择跑去喝夜凉水;要是林涛给操心洗了水杯,就不会喝个水还要磨磨蹭蹭半天。

想到最后秦明反而让自己这种没由来的不负责任气得哑口无言。

自己多少也身为一个Alpha,什么时候撇锅给林涛都这么顺手了?

见时间还不算迟,秦明快步转身离开卫生间,找去冰箱。拉开冰箱门,上上下下的大小隔档尽让林涛带来的各样食物填得满满当当。

挑挑拣拣半天才从冷藏室取了听啤酒。易拉罐身上下一体冰冰凉凉的,放在太阳将升未升的清晨简直冻得人心惊胆战。

放在手心稍捂热一下便径直贴在眼睛下方。

不管有没有科学依据,秦明想到李大宝曾经网上学来消除水肿的方法。现在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估计时间差不多到上班时间的死线,秦明把已经有点发温的啤酒罐放到茶几上,再去镜子前最后打理仪表。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看起来是没有清早那么让自己难堪了。

揣好钥匙便加紧脚步出门。

走之前还没忘记发泄一般把啤酒在手中倒转摇晃几下。

秦明腿长,加快频率迈出大步赶路,比得上小区里锻炼身体跑步的人。

按现在的紧张时刻完全没多余时间再去停车场自己开车上班,只得急匆匆选择在路边拦下出租直线驱向龙番公安局。

路上,秦明心里有里程数,于是准备好零钱事先结给时间。然后自顾自一刻不停盯着腕上手表。

秒针一走一顿绕着表盘一圈一圈倒计时。

手表是钢腕,是块奢侈品牌里相当贵重的机械表。

说来自觉惭愧,这是秦明毫不掩饰目的地从林涛那里明抢来的。

原因就是秦明某天上班一睁眼相中林涛第一天戴打算用作炫富的手表。

钢铁质感搭配原主人休闲感十足的穿衣风格倒真正是英俊潇洒,一个酷哥。林涛队里的人纷纷询问这个奢侈品的来历。

还能是哪儿啊?林涛觉得好笑又无可奈何,自己好容易出任务拿奖金,省吃俭用省下来的肉银子,终于一日倾空买件奢侈品以犒劳嘉奖自己,反而在队里落了个“傍大款”的名声。

林涛委屈。秦明能算个什么大款?

结果还是一路小跑去法医科寻求安慰。李大宝作为女性Alpha朋友给足了面子。一边拍着林涛脊背夸他手表上档次,一边对林涛肯割肉对自己大方的行为进行肯定。

甚至光明正大当着秦明的面,指责某市法医科科长,作为社会顶梁柱Alpha,有一毛不拔的臭毛病。

秦明白了他俩一眼。

结果是没出一天这钢腕就悄无声息转移到秦明左手西服袖下了。而林涛换上块皮带商务表。

崭新的,昂贵的,内敛的商务表。

林涛这个人吧,稍微穿套差不多的正装就挺有精英气势。

偶尔逢着出任务晚上开车,为了行车视线清晰还会戴那副长年在抽屉里备用的银白丝框眼镜,据说还是高中追小姑娘时装斯文配的。

小胡子和丝框镜搭配是挺奇怪,可是那衣冠禽兽感,啧啧。

林涛把那块表整天当宝贝宠着,一天哈气擦三回还不解恨。

眼看还剩三分钟就要到上班时间。出租车如时停下,秦明飞快开门下车直奔警局去。

待他急匆匆赶到二楼法医科办公室,差不多还剩余三十多秒。紧张归紧张,幸好没迟到。

映入眼帘的就是李大宝正在自己的桌子前来来回回踱步,附以念念有词倒计时。满办公室都充斥着李大宝躁动不安的柠檬味道。

“李大宝,来得早就及时投入工作。”

秦明一路小跑赶来直接开口讲话,气还没喘匀也没来得及清嗓子,声音略显低沉沙哑。

却见听见自己声音的李大宝动作一顿。

女孩子立刻欣喜地卷着乱七八糟的柠檬信息素味道窜到秦明身边。

上下打量秦明真真切切没有外伤后,李大宝长出一口气低头按亮手机,显示时间恰好跳到整八点。

由于一直紧紧握着手机没放,手心已经沾满了汗,拇指按到屏幕上都能现出汗渍。

秦明感到莫名其妙。他能够看出李大宝的慌乱无主却不知道为什么。

“有急案?”

“还真没有。哎呀,我这不是以为你又迟到嘛,你上次不就……”小姑娘如释负重般挠着卷毛后脑勺,慢慢收敛起味道嗫喏,“反正要我说,你要真无端迟到,那怕是又出大事一个人跑去调查。我差点就要打电话联系林涛了。”

秦明原以为李大宝在这里看起来像是幸灾乐祸跳大神守着自己迟到。却没想到是秦颂案件重查时,她和林涛都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迟到产生了心里阴影。

可惜秦明向来对于安慰别人能力就是一片空白,大眼瞪小眼之间,才腾然脸红着憋出三个字。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不会不告诉你和林涛就一个人去。”

这句话乍一听有点答非所问。但是李大宝作为挚友能够理解到位。她知道秦明心里正在为这句没头没脑的发言是否会得到自己的回应而焦虑不安。

“行,有秦科长您这句话就够了,”李大宝立即熟络地拍了拍秦明的肩膀,“回头你们俩必须得请我吃饭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就舍得看我白白一天到晚操这老妈子的心。”

然而李大宝嘴里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她知道林涛和秦明之间一定出了问题,疏忽了,自己这么明目张胆地提起林涛来调侃他未免有点莽撞。

李大宝本以为秦明会露出不适的表情,结果当事人没有表现出任何反常情绪,仍然一如往常皱起眉头看着李大宝眨眨眼睛表达一种高傲的默认。

他绕开李大宝走到窗边推开窗,凉风习习吹送稀释了柠檬和咖啡的信息素。

“就算在办公室信息素也注意收着,避免严重排异反应。”

李大宝心说如果要当真有严重排异,这么长期共事相处早就已经一死一疯了。

但看装作不高兴的秦科长嘴角隐隐还是上勾的,李大宝猜秦明大概并没有因自己顾虑的事而不愉快。

顺阶而下真君子。李大宝偷乐比给秦明OK的手势就回到自己的桌前开始整理手头的资料。

这是一个意外清闲的早晨。

在监督李大宝把上周剩余的资料处理完。甚至同她都能花时间把解剖室的卫生都彻底仔细打扫干净。

法医科还是冷冷清清的。没人来也没案件来。

平时忙碌惯了或者说被打扰惯了的秦明首先觉得不适应。

着实无事可做。李大宝无聊到跑去楼上痕检帮着人家打辅助。临离开办公室前还向领导秦明打了报告:保证随叫随到。

幸好办公室的钟表走针是平滑连续的移动,不会咔咔响,才让偌大的办公室不显得“鸟鸣山更幽”。

再努力,书籍在此刻入不了眼。秦明坐在办公桌后,无意识开始盯着桌面复古风格的台灯放空。

这东西黄铜底座,链珠灯绳。灯罩是绿色玻璃,上面又搀一些淡白色水样杂质,像是工厂制作时有意识作假出的无意识。

模模糊糊地像团氤氲在碧海山头的云雾?

不对,更像是床榻之后萦绕在指尖的和两副唇齿之间相依相渡的烟。

来得突然,并无烟瘾也不大喜欢烟味的秦明想抽烟了。

没人知道的烟盒明明就在右手侧的抽屉里。

办公室别无他人,通风很好。

手指在桌面上清脆地敲击,却迟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就算如秦明这样内心会自我冷却,也在人情世故的游走中逐渐习惯了嘈杂。

而习惯热闹之后多余出的时间分给风烟俱静,这不禁令人窒息。

tbc.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