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Atypia]非典型(9)

6000字!疯狂赶着完结啦!平安夜!祝愿大家都吃上苹果!林秦永远甜甜美美的!感谢大家!拖拖拉拉三个月终于写完了!
(1)

(9)

但愿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万叶集》

直至挨到饭点,甚至李大宝都慢慢悠悠从门口回来。

林涛也没有来。

正对着门口的秦明看着空荡荡的走道有些心慌。

他一贯是个自信和自卑的矛盾体。秦明盯着手里的钢笔愣神,眉头微微蹙起。他不知道是不是凭白高估了自己对林涛性格的了解程度,或者只是高度了他与林涛之间近乎溺爱的一边倒的情感。

坚不可摧……吗?

在林涛还是个Beta的时候也许秦明还能非常肯定。因为那时候是公平的,于秦明自己也好,于林涛也好,都有个子需要拱手退步的东西。就像悬崖两头的绳子,如果两个人都能稳稳地衡在一个点,就能相安无事。

而如今林涛分化,是个Omega。显而易见这个天平倾斜了。或许在别人眼里可叹莫非天赐良缘。然而秦明自己心里清楚,这对两个人而言都不是好消息,这意味着一个变化。

而所有的感情都恐惧变化,就像齿轮之间的咬合,一套机器拆换下一枚零件,或许整个系统都会陷入崩溃。

前途未知才是对一段感情最痛苦而长久的折磨。

林涛是秦明所爱的家的本质,也是秦明一心相信的承诺。

秦明只有这样一段感情,他舍不得冒险。

“老秦……?”李大宝试探唤秦明,结果领导一点反应都不给。谁知道这看似危襟正坐的人思绪飘哪里去了。平时难得见秦明坐在办公室还能抛锚。

“秦明!”看见秦明神色愈趋恍惚,李大宝鼓起勇气凑近了,大声喊出对方的名字,顺便放出信息素只想用排异效果让对方清醒清醒。

秦明被李大宝喊声加飚升的信息素吓了一跳,猛然站起身来,又畏惧般后退两步。

秦明一瞬间怯生生的模样活像上课时分因偷睡被班主任突然点名罚站的中学生。

在放空状态下近乎完全丢失Alpha信息素该有的保护力。秦明知道这是由于自己过早分化导致的生理缺陷,信息素很难完好形成一套自然而然的保护机制。

索性秦明一直以来都会很好控制自己的状态,甚至把这个缺陷用在一些很微妙的地方。

失策。

秦明站定的一瞬间就恢复的注意力,然而脑仁被柠檬味道进攻后还处于突突猛跳的阶段。

“嘶……”秦明没来得及指责李大宝,手指就扶上太阳穴轻揉。

脑仁疼。

李大宝一看秦明这见了鬼一样的反应,瞬间明白自己这是干了错事,心里哀号又不敢无脑道歉,这只会让秦明更生气。

“啊秦科长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看你没休息好眼圈那么重,脸色也越来越差,怕是被什么魇住了,这才喊你的。”

秦明不吭声,缓缓释放信息素清理大脑内存,罕有的不打算就此事批评徒弟。

“我……黑眼圈那么严重?”看来那什么冰敷收效甚微,至少是在自己身上。

这重点错了吧秦科长!

李大宝不想找怼,便立刻如实点头,“老秦你要不要吃过午饭后休息一下?”

我看这幸亏没案子,要是有案子一准秦明就瘫了。

秦明窝回座位里闭上眼,小幅度点了点头。

李大宝没见过秦明如此糟糕的精神状态,就立即拿起钱包准备出去买饭。突然那边秦明迷迷糊糊开口问她林涛去哪里。

李大宝犹豫。原来林涛并没有把受伤的事情告诉秦明,而这件事不经林涛同意就由自己告知秦明也不知道是否妥当。

幸亏那边秦明询问过后也没有等待回复的意思,顷刻间就传来轻浅绵长的呼吸声。

啊……竟然睡着了?那刚才那个问句难道只是潜意识的梦话吗?

李大宝无语。像看儿子般看着平时转椅只坐一半的秦明现在整个人睡在椅背里,无奈摇摇头蹑手蹑脚走出科室办公室。

对比一下以前其他科室与秦明同批的前辈的评价。秦明和林涛谈恋爱,倒是把秦明越加谈出人情味了,明明一个Alpha怎么就看着那么可怜。

既然知情,李大宝性格使然,决心不能袖手旁观。站在快餐店等饭时咬咬牙一鼓作气抽出手机就给林涛发了短信。

“林涛,秦明在找你。我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作为朋友我出于良心不能偏袒任何一方。他现在状态很不好,你就算是受伤了多少也得给他个合理的解释。总之速联系。”

发送之后李大宝自己都觉得惊讶又害怕。

审视着显示已发送的短讯。这么严肃正经的消息真的出自自己的手吗?

李大宝提着吃食回到办公室。秦明还在睡,却似乎不太安稳,双手环在胸前做出防备的姿势,头微微垂着,眉头也是蹙着的。

李大宝把买来的粥点轻轻放在秦明的写字台角,再不敢去多打扰。

看起来秦明实在是累得够呛,就像是有一个黝黑的无底洞在默默吞食着这个人强打起来的精力。

林涛压根没看到短信。昨天从医院打车,原本报得是秦明家地址,有姜医生的诊断,在面对秦明时多少还是有了底气。

这趟本想去讨点安慰顺便也顺顺秦明的毛。他知道就算秦明是Alpha,那也是个“色厉内荏”的Alpha,有什么尽数埋到心里一个人抗着,愣是等着一腔情绪在胸中发了苦芽,才舍得小心翼翼地掰开了倾诉。

此刻他林涛甚至想瞬间飞过去强硬地搂过秦明的肩膀,然后大声告诉他:Omega怎么了,老子大不了砍号重练,用这个身份再把你追到手。

乐呵乐呵的,却反过来忽然想着怕秦明看了自己又发蠢上赶着被人用刀捅到拄拐,估计又得连怼带数落。

林涛只是隔车窗看了几眼秦明家小楼的灯光。索性大手一挥在出租车司机看傻子般的目光里多掏了十来块钱,决定回警员宿舍暂且窝着。

林涛自觉惊讶,这么忙活一天竟然都不怎么觉得饿。

被标记了的Omega都不带吃饭的吗?靠信息素空活?

瘸着进门见自己一队的轮休宿舍空着,便不多穷讲究,倒头就趴下。出乎意料,从头挨上枕头的那一刻林涛内心苦笑,知道了:哦,这Omega原来纯靠睡眠活人。

然后林队长就在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内换了各种各样的睡姿不负众望地睡成不省人事。区区一声短信铃怎么能闹得醒他。

结果就是林涛睡到忘记去找秦明,秦明在办公室也昏迷一般忘记还在等林涛。

李大宝觉得自己快长痔疮了。

这一天龙番潜藏的罪恶们全都安静如鸡,听说只有小黑带一队去平定了一场未成年人聚众打架。

而作为法医科骨干力量之一的自己,却因为领导要求做人态度端正的最基本表现就是不迟到不早退而死死挨着一份寂静与无聊。

顺带还有点委屈。

好不容易正经一回的短信林涛那边迟迟没有回复,中午买来的饭菜放到快下班秦明也没吃。他秦大爷还安稳睡着呢。

眼瞅着时针一步一顿以每分钟0.5度的角速度挪动到彻底和“6”重合,李大宝撑不住了:自己怕是快要被睡死的秦明、不知道睡没睡死的林涛和铺天盖地的无聊逼成只在乎剂量的人。

她忿懑地走到秦明身边,默默告诉自己,既然王子不来亲吻睡美人,我小红帽今天就打醒你。

然后用手轻轻拍拍秦明肩膀。

怎想秦明睡得熟,李大宝无奈之下只得改为推的动作。

秦明缓过神来睡眼惺忪,看见面前的李大宝有点懵。

“老秦你都快睡了半天了。哝,午饭放成晚饭,干脆提回家凑合吧。”见秦明醒来,李大宝才回身收拾自己的包。

“林涛呢?”李大宝今天最痛恨的人开口闭口就是第二痛恨的人。

秦明处起感情来变得哪儿都好,就是秀起来太没时没点。

“没来,”李大宝提包走人,“还是那句话,你俩回头必须请我吃饭。”

秦明不知道李大宝闹得什么脾气,但听到她说林涛一整天都没来,心里瞬间吊起石头怎么都放不下,而且似乎李大宝藏着掖着些什么。

秦明此刻却不想如往常一样旁敲侧击贿赂李大宝拿消息。他必须要找到林涛当面对峙。

当然,李大宝那顿饭还是得请。他请客,林涛花钱。

秦明提着午餐打车回家。休息了一整个下午,至少相比较早晨,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但还是困乏,要不是靠忍,就算在公共场合也能睡着。

秦明记得林涛习惯随身携带钥匙,但是家里仍旧空无一人。

刚推门埋脚而入,外面忽地刮起妖风来,气流从门外吹进屋里,玻璃不住地哐哐响,林涛用秦明生病时喝的口服液玻璃瓶串制的风铃也哗啦啦碰撞起来。

想起当时林涛煞有介事地说:“神仙不但会生病,居然也舍得不作践自己。我家老秦知道吃药了,庆祝一下。”

心道又是要下雨,一个人在家实在不是滋味。

秦明琢磨半天,把没缝扣子的衣服摊开摆在沙发上。

现在就差林涛进门。

林涛就是被那股妖风吹门给吓醒的。见天色暗下,手忙脚乱地按亮手机锁屏,果不其然是隔日的天黑了。

震惊,自己作为堂堂刑警队长居然打爆生物钟,狂睡二十四小时。

除了联系小黑请假外再没用过的手机上赫然一条短信,来自李大宝。锁屏显示不全消息,就只有七个字“林涛,秦明在找你”。

短短七个字摆在眼前,让林涛反复咀嚼成苦涩和暖意的共存体。

林涛腿部消炎很快,虽不至于好到蹦跳但也不至于走不了路。

手不自觉抚上脖子的伤口,那里温暖而鲜活地暗藏着跳动的血液、新生的能力以及与秦明千丝万缕扯不开的关系。

秦明。

林涛嘴角牵上笑容。就为这两个字,他白杨一般的身影直闯入今夜的风雨里。

林涛怀揣无脑英雄主义的结果就是浑身湿透了,好在刀口包扎的严实。快行在雨里,越靠近家,他越能感受到秦明的不安,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生理上信息素的牵绊。他喘着粗气近乎疯狂地砸响秦明家的门。

很明显屋内的人也乱了阵脚,秦明瞬间感受到林涛的信息素,本质是明显的Omega信息素,却有无法形容的高涨的侵略性,它以烈酒的味道勾起自己的咖啡,那是场单方面的碾压,近乎无力抵抗。

他三步并作两步去开门。

暗骂林涛一天的秦明开口本想好好问候一下对方,而看到近乎狼狈的林涛的一瞬间,嘴里的话就浓缩了。

“林涛。”

天边刹那一束惊雷滚过,压来骤风把林涛身上的雨腥与寒气全部吹到秦明的脸颊上。

“我们需要谈一谈……”话未说尽就被拥进一个滚烫的怀抱,属于林涛的温度。

他不经意从林涛的脖颈上看到自己亲口咬下的伤口,从近在咫尺的血管中感受到了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

秦明是一个医学生。他知道这交融的两只信息素意味着什么。

就秦明原持的自我定位本该排斥,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如此不理智地发生。

可他只有从心底翻腾而出的喜悦。什么是喜悦?

很难说。此刻是不想用什么鬼说鬼话的AO生理效应,或者科学至上的大脑多巴胺兴奋来解释的情绪。

秦明他用力反手拥抱住爱人的身体。

为什么喜悦?因为他爱的人回家了。

两个人心内各知一处为什么莫名其妙全天都困倦不堪,而当相遇时会有着出乎意料的兴奋和激烈精神撞击。

信息素爆炸也不过如此,却是不含本能情欲的,只有满场的销烟热烈。

“秦明,打一架吧。”

“你知道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上风下风,从以前到现在,都不该有,”稀薄理智难挡林涛口不择言,他炽热的气息全部送向爱人的耳畔,“我他妈的就算是个Omega,也绝对不是个会拖你后腿的人。”

秦明闻言,猛然发力把林涛推进屋里,狠狠摔上门。

喘息之间,他木然直视着林涛,忽而大踏步走上去死死揪住林涛的领子。“可我他妈的不但会拖你后腿,”头一次从秦明的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微妙笑容,是恶魔得逞时的贪得无厌,“现在的你不论如何都甩不掉,明白了吗?”

鬼知道习惯于在生死线上奔波的林涛爱惨了这种武装起戾气的秦明。

秦明的贪欲和独控欲暴露无疑,比起自己时刻涌动的对秦明的吞食欲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明的余音淹没在亲吻林涛的唇齿之间。这是一场战争,两者谁都不会认输的战争。以情感孤注一掷。再在自己脑袋边卡紧一把对方上膛的枪。

秦明虽不明言自诩清心寡欲,但事实证明秦明主动的吻从未有过如此的激烈。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精神冷静地接吻,再做出中肯的评价,因为他更贪恋林涛与自己唇齿厮磨时候蹿升的温度和加速的心跳。

许是受到第二性别本能信息素的催化,林涛能感受到秦明揪着自己领口的手不住颤抖着,那股咖啡味道死死纠缠着烈酒盘桓,虽性质有别,但谁都不处于弱势。

姜医生果然没错。

林涛无端感到庆幸,他不愿意当附着在秦明身上好不了的伤口,撕不掉的疤痕。

他第一次比秦明还要冷静。

任由一个吻沦为毫无技巧只为取得快感的过程,牙齿顶撞磕碰,血腥味道弥散开来窜入口腔中,不知道是谁的血液,或是二人都有。

林涛想笑。秦明台风过境般的表现就像言语无力的幼童在急于表达什么,或者急于证明什么。而作为监护人,他能够明白。

“冷静了吗?”

平时状态的秦明终于拎着残缺不全的理智回来,还浑身和林涛一样湿乎乎的。他被灼伤一般立刻撒开手停止对林涛衬衣领的蹂躏。

面色因接吻的窒息感而一片潮红,直至燃烧到耳尖。

太丢人了。

他不打算应林涛的话。

“你说的对,我们应该谈一谈。”林涛一下两下安抚爱人,摸索着控制信息素包裹住羞耻到想要打洞逃跑的秦明。

立竿见影的效果。不管怎么说,他林涛是秦明的Omega。信息素不会骗人,他现在和秦明是分不开的个体。

秦明哑然灰溜溜坐到沙发上,收起膨胀的信息素又端起科长的架子。

林涛笑盈盈地把检查单如甩证据一般拍在秦明面前的茶几上。

本着被瞪几眼也少不了肉的思想指导,林涛双手撑在茶几上宛如审讯现场,他靠近秦明:“还请秦科长过目。”

姓名年龄。

婚姻状态:已结合(未婚)。

检查结果:非典型性性别分化。腺体处半脱落非正常退化阶段。因半发育腺体受外界刺激及Alpha激素调节分化。

二次性别性器官发育障碍,建议二次性别生殖系统检查。

一张纸上的诊断写的都是冷冰冰的客观医学词汇,却让秦明再一次面红耳赤。

喜闻乐见,林涛登鼻子上脸,故作惋惜之态:“命中注定咱家小孩儿姓不了秦了。”

秦明忍无可忍放下检查书双手合塔冷脸正视林涛。

“所以得靠你生了!加油啊!老秦。”

秦明闭上眼睛深呼吸。不过是人生大起大落之时还凑巧碰上厚脸皮之人而已。

“欠债还命,”秦明不回应林涛的流氓痴心妄想发言,峰回路转另辟蹊径嘴角上勾,“杜嘉班纳的款式我已经看好了。现金,刷卡,还是网上银行?”

林涛还挺纳闷,老秦这人吧,是伶牙俐齿刁蛮任性点吧!终归是个讲道理的人,突然狮子大张口是不和情理的。

哦,秦明就是情理。

一路顺着秦明白白净净的手指若向看去。林涛看到沙发一角那套月白蓝的西装脑子里啥都想起来了。

“宝……秦科长你别激动,我林涛今天就算通宵都给你缝。”

嚣张气焰受到打压立刻低下去一多半。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秦明的施压点找的非常巧妙。

林涛感觉在信息素影响下被忽视的腿伤都开始微微作痛。他只得拎起衣服乖巧坐到秦明的缝纫台前穿针引线准备开工。

“先去洗澡。”

“哦,好。”林涛稍微有点担心秦明对自己腿伤的态度,起身目光越过挂帘后捕捉到厨房里秦明调节热水器的背影。

呼。

心底软成一塌糊涂,顷刻什么都不作他管。

“秦。”

甚至还未喊出名字便犹豫了,林涛在面对除了老鼠和怪力乱神以外的事物时从不认为自己是胆小鬼,可就在刚刚,他怯懦到不敢直言。

才刚刚经历过兴许是自己前三十年来情感世界最大的颠簸,这句话会来的压力太大。

他喜欢秦明,太喜欢啦。

默默注视着秦明的背影,所以他打算换个说法。

“你看我们现在歪打正着算是生米熟饭啦,”外面风暴停止,已经化成淅淅沥沥的小雨声音,林涛也随之不再扯着嗓子胡喊,“老秦你考虑一下,要不要和我哪天抽空一起把检查书已结合后面括号里的内容改一改啊?”

秦明还在调试温度,头都不舍得回一下。

“我同意。”

林涛突然怂到想退缩,刚才那句话说起来算是弯弯绕,他不确定秦明是否真的明白自己说的话真正含义是什么。

“老秦你……你同意什么?”

看起来秦明不太会倒腾热水器,双手顺势掐腰和机器对峙。

“结婚。”

立刻作答的声音听起来隐隐有点不耐烦的意思。

有可能认为自己这句话回复太快显得不严谨,秦明停顿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

“确切地说是我同意我和你的事实婚姻。”

踯地有声,当头一棒。林涛恍惚觉得大概是龙番跳过秋冬直接迎来了春天,做梦一般的狂喜充斥了满头脑满胸腔。当即声音都高了八度。

“老秦你、你、你怎么突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秦明没有像刚才回复“事实婚姻”那样理所当然脱口而出不经思考。他只是背对林涛直直站立着。

空气瞬间凝结起来。林涛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秦明转过身来,眼眸低垂。唇边含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

往柳暗花明去往山穷水尽去。

“因为我爱你。”

林涛听到秦明这样说。

END.

后来林涛因为受伤未及时承认导致复发炎,被秦明作用了好一顿冷战,甚至在林涛解释了原因后还在施行。

林涛唧唧歪歪说我林涛今天要把秦明向Omega人权协会举报。

秦明终于得愿穿上月白蓝的西装。在他终于被林涛拖着去登记那天。

当然说是林涛拖着他去,秦明心里还是很乐意,若有若无加快了脚步。

后来拿着两个本子从登记处出来,他狮子大张口向林涛要戒指,就正常发展而言这是符合情理的。

林涛装作惊恐看着秦明:“我连手表都送你了还计较这个。”

“离婚吧。”秦明说着把小本子揣进西装内袋就要折身往回走。

当天他们请了李大宝吃饭。高档餐厅,气派人。

李大宝看着两个人手指上新添的戒指思绪万千,眼泪簌簌就下来了。

秦明和林涛不晓得哪里刺激了李大宝,一起慌了神。

“没见过宝哥哭吗!我不是为你们终于不再非法撒粮哭,我是为自己单身落泪。”然后小姑娘眼睛亮晶晶地写满了祝福。

再后来,你管死的我审活的。

就再也没分开过。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TRUE END.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