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分析一下自家觉爷偷哥的二设们

这就是Fliqpy会对Shifty倾心的原因。
毫无目的也不论死活地登上同一个高度。是男人之间的爱情。

信者無泣:

不好意思占tag了。


写觉偷也有些时间了,前几天和你们凛子太太略微沟通了两句,突然想分析一下自家的觉偷……




【Fliqpy】

从不能将他称为一名体贴的爱人,但是深情无人能敌,他不会注意你吃了什么,换了什么衣服,但是他能注意到你的脸色非常难看,并且当你遇到危险,他愿意倾尽一切去帮你。

基本善恶观淡薄,保持在好与恶的边界上,并不是一个恶人,也有非常明显的良知(双重人格那集的眼泪)。不过如果有关于什么的想法,他可以轻易越过那条边界,在他的世界观中不存在“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只有“能做到的”和“不能做到的”。(除非他受到他人的牵制,比如在献给玛蒂尔德的花束中,他虽然倾慕偷哥的自由,却同样被哑剧的雅美所吸引,而且哑剧会给他一些并不苛刻但足以让他犹豫的要求,所以他做出的决定就有了该不该之分。)

暴力倾向,遇到什么事更喜欢用暴力解决,不喜欢耍嘴皮子,奉行谁赢谁有理的基本准则,精通短刀具和枪支,体术上乘,不在乎任何没有情感倾向的人的生死。极端厌恶他人将自己看做一个人格而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但是心里其实清楚Flippy是主人格,并毫无意识地对Flippy处于一种没有意义的反抗(内里其实并没有觉得有希望,所以总得来讲是臣服的情感。→除了在闭目充盲中,其身份出现了“不止自己一个人格”的情况,为此他有了一定的反抗信心基础)之中。但是因为其并没有长远的目光,往往偏向于得过且过(或者你可以称之为抓住一切自己出来的时间)的状态中,所以并没有对自己的情感生活抱有足够的远瞻性——即是并没有考虑到二者会如何结束。

小傻子。但是其实让他学习意外地不会差,再加上其优秀的直觉,往往可以足够迅速地掌握事情的本质(和Shifty那个弯弯绕的脑袋瓜子里在想什么),意外地读过很多书,而且非常地杂,其实知识非常丰富,可惜没有他展示的地方,硬要说还是个文科生。

随心所欲,一般都是想做什么做什么,不考虑他人心情,但是也不会主动招惹别人,对于大多数人处于无视的状态。

人际关系(除偷哥)比较简单,和Lumpy(损友式)交恶,属于他单方面不爽蓝蓝鹿却被蓝蓝鹿非常感兴趣的状态,被Lifty恐惧而敌视,对Lifty(在与Shifty相好的情况下)会有稍微一丢丢的软化,和Splendid(敌人式)交恶,互看互相不顺眼。被Flaky矛盾地偷偷关注又害怕被伤害中,对Flaky的情感大致是无可奈何又不忍下手。对大多数人处于一种无视的状态。与Flippy互相厌恶,但是Flippy可以对他下狠手,他却反而不行。


【Shifty】

体贴的花花肠子,总能让你感觉到他在对你用心。但往往是一些小儿科式的撩妹手法,看起来对你十分深情的时候其实他的内心与你的距离保持着安全的状态。总是带着志得意满或是洋洋得意的笑容。但是对真正的爱人往往无所适从,表面上维持着大部分平和而胸有成竹的状态,但心底其实一边推开对方一边叫嚣着要靠近。非常细心,哪怕你盯着某个东西比旁边的东西多一秒钟他都能发现,但是他会不会因此给你个惊喜就要看他对你的感情了。

深埋于心的神经质,自负而自弃,非常厌恶自己的存在,但又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高高在上。想要钱,想要好女人或好男人,想要房子,想要幸福,想要生活,什么都想要,为此在爱情上的权衡不如Fliqpy,Fliqpy一旦付出就是全心全意,而Shifty往往会有更多的考量(除了在尚未发表的文章暴力美学中的表现。),但是在不少情况下(比如紧绷之线),当他没有退路时他可以爆发出难以言喻的能量和沉甸甸的爱情。

不吸毒,(一般)不酗酒,不动小孩是他仅有的几个原则。敏捷而轻盈,狙击中上等。因为双胞胎的原因对性格或人格的认知比较上乘,而不是基于外貌(这就是我的文章中他总能分辨出Fliqpy和Flippy的原因,这也是Fliqpy会对他倾心的原因之一。)非常依赖Fliqpy给他带来的安全感和偶尔令人惊大于喜的关心。自暴自弃,一方面想要所有(但实际上他的要求并不算很高,但是在大环境下显得有些奢侈),一方面觉得自己不值得所有,为此经常作。

不读书,仅有微积分非常优秀。偶尔会用诗集或者名著垫方便面,并看两眼,为此可以记住一些奇怪而文艺的句子。看似漠不关心或无暇关心,其实对生死和人类有着相当深刻的自我理解。

与Lumpy和Lammy是恶友,与Splendid相互厌恶,对Lifty又讨厌又无法真正抛弃,被Petunia单方面厌恶,但是本人非常喜欢调戏Petunia。



【两人的关系】

一般是互相依存并且难以互相抛弃,Shifty往往在表面上将其认定为一个短暂而临时的互相慰藉,但实际上对对方产生了相当深刻的依赖(譬如未发表文章毒刑架中他会展现相当严重的嫉妒之心,以及在另一篇未发表的暴力美学中他甚至懂得了爱的定义)。

而Fliqpy的感情往往并不像Shifty一样表露在外,他不会用宛如“亲爱的”或是“甜心”一般的称呼。一开始他也仅仅是抱着观望与好奇的态度,但是后来却陷得非常深,如果有人可以及时让他停止(见尚未发布的暴力美学),他还可以抽身,但如果没有人及时阻止(见紧绷之线),他会做出自己都没法控制的行为。

所以其实Shifty是那种一开始就深陷而不自知,而Fliqpy是清楚自己感情(但是一般很难承认)而步步推进最后一脚(因为一个动作,一个行为,或是一个场景)踩进去的类型。

他们很难争吵,除非受到了外界干预(如恐同时代的求婚段子)或者是没有意义的信任危机。但是双方对互相的欺骗往往都是不自知(献给玛蒂尔德的花束,而这个根本没吵起来)或是为了保护对方(紧绷之线)。所以在他们之间,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从没有什么出轨之分。并且双方都是无法在对方死去之后放下的类型,Shifty往往会精神失常(拟剧论),Fliqpy可能更容易失忆(鹑衣百结)或是勃然大怒(这只是一场对话)。
   


差不多就这么多了,如果还有想到的我会再添上,欢迎与我讨论XD。


(写小论文使我觉得我的赛口帕斯都好一点了)

评论

热度(23)

  1. Rinko_凛子_子诹信者無泣 转载了此文字
    这就是Fliqpy会对Shifty倾心的原因。毫无目的也不论死活地登上同一个高度。是男人之间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