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名字没想好,放出来给自己加油

偷跑粗糙初稿几百字。理一下信心。大嘎有好的名字请给我推荐一下。

“Flippy那个混账又他妈的跑到哪里去了?”

距离“开星仪式”还有大约2个始祖时,那位神秘新星长Flippy仍旧神龙不见首也不见尾。

Splendont星域长坐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

通讯另外一头的小秘书Flaky明显被这位从来温文尔雅的星系长开口吓了个够呛。

新星的通讯设备连接良好,一点儿杂音都没有。

不一会火冒三丈的Splendont就从通讯中听见那边女孩子哼哼唧唧的声音,似乎三两把能攥出水似的。

顿时把星域长满腔怒火给浇了个灰飞烟灭。不管怎样,他毕竟是个自诩的绅士,不好面对哭泣的女性出言不逊。

那边Flaky努力清了清嗓子,但还是恰到好处得显得胆小又懦弱,足以引起任何人的保护欲又不至于招人厌烦。

“咳……咳……星域长,Flippy议员的个人历,今天很不幸赶上了Fliqpy将军的掌权日。我已经联系到将军,他表示会在剪彩时候露面。”

Flaky硬是把这将军画给全星的一张大饼一股脑地塞进了星域长的嘴里。

爱信不信吧。

她知道Flippy就算在2个始祖时后摇身一变成了星长,也没资格面对统领整个F星域的星域长说一个“不”字。

但这位能说“不”的是将军。军功面前星域长算什么?星系长当前他也敢开腔臭骂。

政军分离不是一朝两日的事情了。举个始祖化的例子,军界就像负责开垦新土地的冒险者,你们星系政要层上下老小,顶多算个种地的老弱病残。

理由哪怕不真实合理,却也让人不敢质疑或者深探究。Splendont手指不耐烦地在桌角敲了两下。像是深思熟虑。

“那麻烦你,通知将军。星系长要求星长本人按时到场。统楼上见。”

不等Flaky回应,星域长就挂断了通讯,他不愿意和这个女人再多任何说话。她能长久地留在Flippy这个变态“二分者”的身边,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傻逼。

Flaky心里暗骂一句,妖娆姣好的面容上却面无表情,离开空无一人总部通讯台。除却刚才演戏用力过猛,现在脸庞还有点非自然发红,仿佛刚才那个被吓哭的女孩和她没有半点关系。哪怕统楼所有员工未入职,也不敢有任何松懈。她不知道暗处是否已经有了蛇鼠的眼睛。

直坐进自己的车里,那紧绷的脊背才松弛下来。涂着水红色甲油的食指打开个人通讯高频道转拨Fliqpy,罕见地露出点怯意。

“Fliqpy将军,星域长致电,星系长通知您换出Flippy议员在2个始祖时后于统楼参与剪彩仪式。”

小秘书特意过滤了星域长的口不择言。那边接通了几秒就挂断了。

Flaky明白自己已经通知到位,就此放弃通讯。

个人通讯高频道不管怎样都比不上通讯台。

更不用说Fliqpy手里那个老旧的近乎祖传的个人通讯,只是接入高频道几分钟似乎就已经能要了那老头子通讯器的命。

等当了星长估计就要统一配置了。

突然,咔咔的电流音近乎蛮横地划过耳膜。是低频道来讯,接通后面前展开了小小的单色投影。

“Flaky?”

低频道通讯流畅。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