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葉oso葉】拉郎預警

國家隊設定。松野一家精忠報國。
預警,重三
拉郎配
拉郎配
拉郎配
放出一段給自己脖子上掛繩,既然有了葉oso葉就要對它負責
沒同好,看到它,咱們就是緣分了。
以上。
\子諏rinko

等到場上唯獨剩下一個王不留行時,滿場歡呼此起彼伏時,葉修才真正的長出了一口氣。

生死攸關的時刻,一對一的兩方魔道學者對杠。

「贏了。」

他站起身來動了動有些僵硬的脖子。

「自帶技術宅男加成的日本隊果然不是吃乾飯的啊,葉領隊,」
同樣在場下只能幹看着決賽的方銳故作老態地伸了個懶腰,
「一個標準國家隊,其中六個人長一樣的臉,握手的時候就嚇飛我了,整容大國應該不是日本啊?」

歡呼聲直叫人耳鳴,聽不懂的英語和日語擴音就在耳邊來來回回。葉修牟足了勁才聽到方銳囫圇地說什麼。

「很巧,我和我弟就是整了容的,沒看出來吧?」

也沒管方銳是否聽得清楚,拿起翻譯儀向後面沒上場的隊友揮了揮示意自己去接一下下場的「勞工」。

等在選手通道里拐角遠遠的就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葉修靠在牆上等待這群嘰嘰喳喳哄成一團向外走的人,以一種嚇人的方式向他們比出拇指。

去年從蘇黎世的場館裏出來時,因為日本隊止步四強,情況和今日完全不一樣。但是蘇沐橙通紅的眼睛一直沒變。

「你們快點去準備?別一個個夕陽紅剛從公園出來似的。」掛在脖頸上的翻譯儀感應到了聲音,把這句話翻譯成了日語男聲,倒是頗具有本人味道地講出來。

「嘿我說老葉,這東西真的能把你剛才說的話翻譯成正確的?別是日本的黑心計挑撥又離間吧——」黃少天故意對着翻譯儀大聲嚷嚷。
「狹隘!你要是話太多,說不定機器崩潰就挑撥又離間了——」

話還是那些話,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贏了輸了各有分別。局裡專門負責的人說了,辛苦葉修背會就行。葉修也是不負眾望,怎麼噁心地添油加醋總是能夠背得滾瓜爛熟。要他自己說就是「君子動口不動手」,可是他比較想動手。

聚光燈下葉修嚴肅的不同尋常,舉手投足洋溢着領導風範。後面的張佳樂一直暗自和王傑希念叨這是見鬼了,整得王傑希也一愣一愣的。幸好,短暫的內訌並沒有影響葉修和喻文州體面帶領一整隊人馬帶着瀟洒大國氣度走完整個頒獎儀式。
第二屆世邀賽,東京。中國隊戰勝東道主,奪冠。

接受完各種採訪和各路來的稱讚,將近凌晨三點。連黃少天都開始抱怨「記者們話真多啊」。換上日常的衣服的中國隊隊員們決定走回酒店。吵嚷着要讓這半小時的路程活生生走出春遊和同學聚會的味道。

葉修正夾着裝有蘇沐橙和楚雲秀隊服的包溜須到隊伍的最後,眼瞅着大隊伍走出去,才偷偷摸摸翻找褲兜里的煙盒。

就在走廊拐彎樓梯處聽到有人的哭聲和包含有安慰意味的聲音。聽不懂。葉修還是偏頭看了看。不看不要緊,這一看,正是那默契度到可怕地步的六胞胎。其中一個抱着頭在樓梯上坐着打電話,其他人也都像是不知所措。

第一個發覺到葉修存在的紅色帽衫的人抬起頭來,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迅速調好脖頸處的翻譯儀開口。

「葉領隊?」

結果就是他們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二十六度的空調都覺得冷。因為家裡有六胞胎所以認人技術才這麼強?葉修被看的有些發憷,找煙的手也不自覺地停下來。主要那個紫色衣服的人的眼神完全就是死氣沉沉的壓制。

粉紅色的哭得稀里嘩啦的隊員掛斷電話拉了拉帽子又低下頭去。

「抱歉啊,」紅衣的,估計是隊長或者僅僅是六人團體的領隊走了過來,「我末弟他心理條件不太好,見笑了。我是隊長,松野小松。」

「幸會——?」話出口才突然反應過來自己沒帶翻譯的東西,只能沖人笑笑採用國際通用交流方式。卻突然見松野小松先是困惑地眉毛一挑,卻又馬上露出了解的表情,眯起眼睛用屬於職業選手的漂亮手指蹭了蹭鼻尖。突然發現他一側臉上有大概是挨打才會出現的紅痕。

「你們先處理趕緊回家,哥哥去和中國領隊聊兩句。」

不明白為什麼綠衣服的人給他豎中指。

說是聊兩句,葉修和六胞胎剛剛走出體育館,送走兄弟後,松野小松就從兜里掏出半包煙。磕出香煙的動作一氣呵成。葉修找不到拒絕的理由,自然從善如流欣然接受了這個日本隊員的見面禮。

「呀,葉領隊也是煙民?」松野小松說罷把自己的翻譯儀從帽衫上取了下來放在兩個人的中間。

接過煙叼在嘴上,葉修沒再開口用手勢比划出一個二十給人看。瞭然於胸,點上火,光也在一明一滅呼吸着。

「那麼松野先生家六兄弟都來當職業選手?」

兩人踢踢踏踏的腳步全然沒有在體育館裏木地板上的洒脫有力。

小松用手指夾着煙,不好意思一樣揉了揉脖頸。葉領隊叫我先生還是非常意外啊……打遊戲的原因?這不是沒辦法嘛,生計所迫,又實在不想成為社會人,只能借遊戲發揮哥哥的特長啦!其實嘛……我的夢想是當個啃老族,有吃喝住,有片子有小鋼珠。

葉修非但毫不在意這個人對着大出他七八歲的自己自稱「哥哥」還討論不該談論的東西,而且樂於在對方似乎相當認真的嘆氣里開玩笑。

啃老族啊,有志氣。

松野小鬆手機滴滴滴作響。葉修微微頷首示意他不用在意,接起來沒關係。老土的手機的防偷聽很差,大老遠都能聽見裏面雜亂的日語,七嘴八舌的說不清楚。葉修本持非禮勿聽禮貌起見自覺退後兩步。那邊松野小松很不正經地嬉笑了一句什麼,最後一個人只說了一句,電話就掛斷了。

最後一句聲音很大,剛好被翻譯儀識別了出來:爆炸吧現充,童貞homo人渣。

松野小松回過頭來,笑得非常燦爛地無奈地攤攤手。

「如您所見,我弟弟們就是這麼暴躁!他們不光這麼批評我,三男還打我呢!」指着燈光下自己臉上完全消失了的痕迹,頗有撒嬌的架勢,「正式向葉領隊您求教一下管制弟弟的方式。」

不好意思啊讓你失望了,我也是被管制的那個可憐長男。

葉修仍舊嗤笑一聲,快步走上去,揪過松野小松脖子上掛着的翻譯儀,湊近了才捨得說話,「沒想到你弟弟都這麼對你,」由於躬腰而使簡單的瞅一眼都帶上嘲諷的感覺,「這個大哥當的有點挫敗啊。」

開玩笑,那可是五個敵人。

小松俯視着翻了他一個白眼,「葉領隊不傳授秘籍反過來損我,所以說一定都是當人渣哥哥的人,那麼就彼此彼此吧?」

第一,被突如其來的人渣稱號嚇了一跳。

第二,好啊,難道世界人民都知道葉秋了。

「哈?不然,難道剛才台上講話的是你本人?」

「不然?」

「啊呀——非常抱歉,我以為是你弟弟呢。」

葉修打突然心底里覺得這個人說話很欠。

變成莫名其妙的面面相覷,好像照鏡子一樣。

【沒完】
為啥不打tbc,因為有沒有c不好說。
兩個國寶互相蘇一蘇,他倆就是賽後握手我都,夫復何求。
原本想寫次男打了長男,可是我是個真的煩鹽kara的長兄girl。
二度以上。
大概,
おそ戰法,
カラ狂劍,
チョロ牧師,
一元素法師,
十四氣功,
トド魔道 。(。)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