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おそ松さん】揪心的玩笑与短暂的白日梦

2000短打,文不对题,当做是生贺非常不真诚(痛哭)。大声祝我的六个宝宝生日快乐,感谢即将即将两年的陪伴!爱你们!
大哥第一人称。无cp向。有一点点血液描写。

揪心的玩笑与短暂的白日梦
文/子诹rinko

很好,我在准备立直一把的时候玄关处的电话猝不及防叮叮当当响起来,出厂设定中老土到爆炸用来提醒老头子去幼儿园接孙子的来电吵得人想冲出去一鼓作气把这用了二十年的破玩意儿提起来狠狠丢出去。
去他的。
挪开关注房间外动静的视线,想赶快摸完这一把再多来点钱索性住到柏青哥去,却被一群混账弟弟瞪圆了眼睛盯着,直勾勾地像是要把我千刀万剐了。
[你们开什么玩笑,身为国宝等级的人物,大哥难道是专职接电话的嘛——]
铃声结束了。我长出一口气。然后它又叫唤起来。
[小松你离门口最近,你去吧。]
我回头就是给正在照顾墨镜的二弟眼前一中指。没人敢在此时出大气,这种情景与更换灯油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是少了个人。他们粘稠的视线仍然糊在我的身上。
[哈?真是五个好弟弟,毫不客气啊——]
我心里一定,突然起身,手从桌子下方抬起干脆一把抽去桌布,带着姑且称为狡黠的笑容看着地面乱成一团的牌。
[啊真不好意思,哥哥手下没轻重,要麻烦你们收拾了。]
杀敌一万自损八千。但是我很高兴这么爽快地砸了这局牌,哪怕是我赢定了的局。在他们为了收拾残局的哀声载道中笑嘻嘻地跑去门口接了电话。拿起听筒赶紧结束了铃声,放在嘴边,故意表现出急匆匆跑来呼吸急促的状态,手指绕着电话线,开口语气带着愚弄弟弟们的嗲声嗲气的恶趣味。
[喂?这里松野轻松哦,请问大叔您有什么事情吗——]
并没有听到任何陌生人的恶语抱怨或者来自可爱女孩子(我非常希望是鱼鱼子)的咒骂。充耳的反而是类似被囚禁于盒子的闷声,就像在腔体中安了泵,炸得人神经错乱。恍惚之间夹杂着人的惊呼,熟悉的音乐声断断续续。
心里蔓延起不安,将电话放回原位。
椴松?
[喂,那边那个撸松你手机我拿走咯。]
没等人日常惯例的吐槽从天而降,我就拿起桌台上的手机冲出屋子去了。是的,那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我梦想中最适合当做起床铃声的蹦迪乐曲。
猛地推开柏青哥的门,才开始划动着手机的屏锁,嗯,看起来十分清高的风景锁屏。啪得一声,桥本喵的笑脸进入视线。
“操,这偶像宅的假正经。”
除此变态以外,轻松还真是闷骚啊!居然用我的生日用当密码。这么想着,怎么倒故意给自己找了理由偏生些惭愧地蹭了蹭鼻尖。
拨通电话,等了一会儿,只是响起无人应答的占线声音。我急得要爆炸了,连左边有意无意与我擦肩而过的走起路来永远右胯会荡漾地画个圈的漂亮小服务员都没看。
却愣是凭借耳力在杂乱的场子里听见了手机铃声。那是靠近兄弟一行人共赴时椴松专用的机器,探手摸进吐钢珠的小柜子,果然在这。屏幕上亮起的人渣二字……
[什么啊,这还有点弟弟的自觉吗?]
把这个款式新颖但是却粉红粉红的手机揣进兜里,不拿在手里不是我嫌丢人,真的。
正想要寻找椴松的方位,回头发现一群人围着一个墙脚絮叨着“死人了”、“惨了”、“完蛋了”、“这破店要关门吧”。顾不得椴松,我心里大大叫好,最喜欢看的就是赌徒被债主追在屁股后面的剧情了。爱凑热闹的心情一下翻腾起来。
[让一下让一下!出事的人是我弟弟!…我——]
我话一出口围观的恶徒们就给我让了路。只要一眼,我真想让空松拼劲全力给我一个嘴巴子。我倒宁愿那里躺的是一松,他很聪明,国中时在别人寻衅滋事时就已经突显出来了:他会迂回战术求救的。
可是怎么能是这个自我意识比太阳还闪耀的蠢家伙。往常总是想出膈应人的点子的椴松正在地上蜷缩着,帽子和粉色衣服上的干涸的血迹在暗红的灯光下那么不起眼,我不知道地上是不是已经被血液浸湿,来往的人有没有用踩在工地瓦楞上的劣质皮鞋带到血迹满场溜达。
那个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恶人,正像被迫提前降临人间的、比一般婴儿更加弱小的六胞胎一样,在保温箱和监护仪里甜蜜地熟睡着。
[…松野椴松!]
难以抑制的巨大恐惧从心底里梗塞又断断续续涌出来,那闷声正鼓鼓作响,颤抖着双腿跪在人的手边,丝毫不敢动弹。喉咙里的声音就像荒芜之河边留下的雨水的痕迹,支离破碎地发不出求救。
周围人都鸟兽散去继续欢乐,他们从不管别人的死活,毕竟能整日泡在这里的人能有什么狗屁正当职业。在角落灯光黯然的那一瞬间瞳孔放大,回想起多年前那个东乡死徒的恶毒咒念,背后被冷汗浸湿。
手机又不合时宜得响了,是椴松的。我颤抖双手的手指在屏幕上划过好几次画得上面血污四散,明黄色的简讯提醒是带着猩红色的邀请。
[totti!!!有搞定掉小松哥哥了吗?我们这边已经出好千了!速回!干劲干劲!]
哦——
原来是这样的。
被混账们嘲笑没有女人缘,可以,
被讽刺穷到吃不饱饭,可以(我其实特别不服气,明明他们都是一样的没用),
品味差到衣柜里除了标配连个口罩都没有,可以,
但是被他们侮辱智商,这绝对不行。
因为大哥身份天生我材,我脑子总是在危急时刻转得很快。瞬间意识到自己被骗的事实,却在一眨眼的恍惚间中,被原本挂了重彩应该死透了的躺在水泥地上的人在暗中一把夺去手机,眼睁睁看着黑影窜出灵活地门扬长而去。
心里莫名长出一口气却被另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填上。走出门去,那家伙已经没影子了。我心里的那东西说的没错。手指伸开后用力紧握,骨节爆发出咔咔的响声。
[嘛——你们这群智障要死掉那一定是被大哥干掉的——]
fin.
没什么好吃的。因为2345没有出现太多就不打单人ta了。
再说一句生日快乐。我爱你们。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