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ko_凛子_子诹

张若昀人间正道,oso世界中心。
食李泽甜的人间烟火。
废墟里走来了一片绿洲。
偏安一隅再加上一副行囊。
别问猎人有没有枪。

【林秦】[Atypia]非典型(4)

三千字短更。非典型,里面设定全是非典型。
绝对林秦主义,秦A林O.别踩雷。
(3)(5)
(2)(3)(4)章头句都是歌,一定要当做bgm听啊!本章是昀妹妹微博16.09.22的推歌。可能不是很好找,张悬的,但是很好听。
有私设。不怎么忠犬的队长和极微量傲娇的科长。

[Atypia]非典型(4)

文/Rinko子诹

sta.

像是光与眼睛,疤痕与曾经,它们紧紧相依。

——《不灭》

秦明站在厨房里一直没有动。而林涛离开了多久他已经忘记了,或许是几分钟,或许是几小时。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是应当怎样去描述。

就在刚才,他和林涛之间陷入了无边的沉默。没什么好欢庆的,也不知怎么捋顺心中的乱麻。

在林涛分化的这个认知刚刚蹦出脑海时,不得不承认他是有一瞬间开心的。那是仅仅是能够和爱人分享同一份气味的小小幸福感。

但是还没来得及弯起嘴角,就对上林涛黯然表情下的进退两难。

他自知是一个Alpha,倘若林涛也是Alpha,那就是昭示着未来逼不得已的远离。同性相斥是难免的,长久非普通的相处会尤其让男性Alpha难以忍受,总会觉得有另一个气味在不断撞击着你的尊严,以一种欲为领导者的身份。

事实上,另一种分化结果的确很有效避免了这层生理层面的排斥,AO相处在不论谁的眼中都是天经地义。

可是秦明犯难。完全无关于私生活的究竟,他排斥自己作为一个Alpha与Omega结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从幼年时期埋下的思想桎梏之种和恨意早已无法抑制地生根发芽。

太过于惧怕一种轻轻一触碰就能够牵扯到生命存在于否的情感。他总觉得情感是不需要有东西去叠加的,不管是什么。就像自己说的同行结合失败率,就是因为有了共同的工作,那不是共同语言,久而久之那只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少以前和林涛交往,两个人因为彼此毫无生理上的牵绊,所以一切都极大程度地简化了,不管是上床也好还是日常的调侃也好。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秦明冷峻着一张脸打开了厨房的窗户。昨夜带着泥土腥气的风雨味道扑面而来,冲散了在房间内汹涌的林涛的信息素味道。

是醉人的酒味,是苏格兰的Macallan,是纯纯朴朴的基本款,是不必多言的粗犷摩托和刺鼻香烟的最佳伴侣。

在缓慢的思维运转中,他伸手把林涛拿下的咖啡罐回归到原位。靠在水池边,看着大通房之间用暗色窗帘做出的格挡——将住所能够格成家的东西。

他喝下应该是林涛学着模样做的略有沉淀的凉咖啡,皱起眉头。不知到底是为了那一丝感受而蹙。

“……可以拆了。”

秦明收紧手指,咬住下唇抬起头最后深吸一口气,捕捉住冷风里最后隐约的味道。

然后把杯子扔进水槽里。

这是第一次林涛彻彻底底觉得秦明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他从秦明家出来时什么都没管,直接拆了烟盒,点上。说分化与否那都是自己的事情,作为一个刑警队长分化成Omega,这种事情已经很够烦心的了。但是他完全没有不接受,老天爷给你安排什么角色都是有道理的,这可不是努力就够来的。

再者说,Omega让他嗅觉和听力都有大幅度优化,办案也许会更方便。况且由于长时间和两个Alpha打交道,现在林涛控制信息素的能力也不错。

“市医院。”林涛现在路边招呼了一辆计程车,把还未燃到烟蒂的烟熄灭,侧身跨步进入车里。

他不是不知道秦明恐惧这个。想到这里林涛还是想嘲笑秦明,到底是谁才是那个前夜里做到脱力倒头就睡的。也不知道是谁在牵绊谁。

同时林涛也觉得特别稀奇,自己已经错过了分化的时期,这种突然爆窜出来的,至少在自己认识的分化者里是闻所未闻的。而且听说第一次分化是有很严重的情动期,但是林涛现在觉得自己神清气爽,没有任何Omega该有的反应。

现在林涛去医院就两件事,一是查一查自己的分化延迟和反应缺失到底是什么导致的,二是,林涛提起嘴角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牙印,也许需要接种狂犬疫苗。

这么想着,司机突然刹了车。林涛也被闪了一下。

司机骂骂咧咧打开车门下了车,朝远处看了看,却立刻又钻回车里。

“师傅,前面什么情况?”

“我听别人说是前面十字路口有个歹徒用刀劫持了一个小姑娘……!”

林涛一听,作为刑警的灵魂就大声叫嚣起来。迅速给了司机车费就拉开门跑去。

林涛一边往前挤一边给两旁路人道歉。所有车辆都停着,大都熄灭了引擎,没有一个人敢鸣笛。

林涛努力去听周围人们的讨论,分析目前的情况。应该是歹徒原本只是要抢劫这个路过女孩的包,却没想从周围人的话得知这女孩是龙番一个房地产商的女儿,就想要谋取更多。

这会儿商人还没有到场,像是犹犹豫豫要不要把巨额的钱给歹徒。歹徒担心商人在拖延时间,便向四周的路人扬言自己是Alpha,一旦觉察到有警察靠近就立刻杀了女孩。这话一出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林涛已经摸索到了第一排,距离十米左右,那的确是个Alpha,大概比自己矮一些,就凭他那种因为控制不好而乱七八糟的类似烤大腰子味的信息素就能知道。林涛内心嘲笑,这种能耐,以为自己是个Alpha就能抢遍天下的思想也是愚蠢至极。还有,现在流行Alpha比Omega矮吗?

而那个女孩,看脸应该是自己前女友“宝宝”最好的闺蜜。

二话不说,举起双手就小步往里走。

显然那个女孩子也认识自己,开始哭着大声呼救。这倒是添了不少方便。

“谁?!”歹徒架的刀又收紧了几分。女孩更大声哭起来。

好在林涛天生一副温柔嗓子。

“别、别杀我老婆!”

歹徒面露怀疑。

“涛……!涛……救我!”那女孩子还挺配合。

“你别杀她!她是我妻子!她的家产以后是传给我的!不是她!”

这话似乎立刻奏效,可以很快让歹徒把目标转移到自己身上。

“你是警察?!”

林涛心里一跳,咽了咽唾沫。豁出去了。

林涛慢慢输散自己的信息素。他听到周围有人小声惊呼,也看出了歹徒脸上露出惊讶和喜悦的神色。

“现在相信了吗?你让我老婆下来,你劫持我行不行!我岳父一会儿就把钱给你送来!”

信息素不会骗人,林涛努力摆出一副文绉绉的弱鸡样子不断靠近。

林涛看着女孩子小步往安全的范围走,心里放下了石头。

“好,现在才是美人在怀了——”

刀刃刮在自己的脖颈上,歹徒反而不断往自己颈后嗅,林涛不得不蹲下点身,这搞得林涛非常恼火。他现在有能力直接把这个人揍趴下,但是他得等有刑警队的来接应才能动手。

“哦哟——不是有老婆嘛,你这蹄子还出去泡男人……?”

林涛听到耳后的男人嬉笑着这么说,怕是看到秦明的牙印了。

“等爷爷有了钱,约你男人出来咱们三个一……”

话还没说完林涛直接反手扳住歹徒手腕,力度之大让歹徒直接丢了匕首。疼的嗷嗷大叫。今天放假林涛没带手铐,只好用自己的力量压住。

处在一种极度恶心的侮辱里,林涛还是专心搜寻着队友的身影。刚才是闻到了不断接近的柠檬的味道。他在赌那是李大宝。倘若有大宝这个帮手在,两个人把这个歹徒送进局里吃牢饭就是板上钉钉了。

“林涛!”李大宝的叫喊声提醒着周围的便衣民警可以行动了。

而林涛闻到那烤大腰子有一瞬间起伏,突然间脑子白了几秒,就感觉大腿外侧一凉,涌起疼痛。

而歹徒手里举着血淋淋的多半节裁纸刀。

幸运的是,还没等这歹徒笑完,就已经被前来的警察扣上手铐。

林涛往旁边一歪就躺下了,创口不大,但是刀片还残存在肌肉里,裤子血染了一大片,让林涛动弹一下就疼。

李大宝迅速招呼周围的人把林涛搬到就近的诊所去,自己用物证袋把地上的匕首和裁纸刀收集起来也立刻跑到诊所去,紧接着就是气喘吁吁找诊所要来了一套工具。

“涛涛,刚才那个歹徒他绑了个Omega?不是我说,咱俩还真心有灵犀啊,我就在附近逛街你知道吗?”大宝在消毒时才把呼吸喘匀。

“这不就是知道咱们宝哥来了我才动手的嘛…!”

知道自己来了?他怎么知道的?

大宝刚想回头问就被呛人的酒味吓了一跳,按道理Omega的味道不会在非亲密接触的人身上停留太久。

“林涛你……?”大宝犹犹豫豫剪开林涛的牛仔裤布料。

少量血液已经干了,粘结在肌肉上扯得林涛一阵一阵疼,只好忍着咬牙摆了个秦明摊手。

“……没,味道挺好闻的,”大宝举着镊子准备取刀片,突然笑一下,“情况紧急,宝哥屈尊给你个手术套餐?”

林涛也跟着噗嗤一声,“不要你,我要找老……”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笑容僵在脸上。

“好,取吧。”

tbc.

那个苏格兰的Macallan是威士忌的名字,的的以前做一个杂志访谈时谈到最喜欢的威士忌是这个品牌的基本款。

评论(5)

热度(40)